w88优德官网在线:第419章:我都看到了...

作者:爱喜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88优德中文官网

办学渊源可以追溯到1912年我国职业教育先行者、著名国画大师、教育家吕凤子先生创办的正则女校,距今已有百年办学历史。建有“中德国际焊接技术培训中心”、“中乌焊接技术研究所”。

推荐阅读:神医磁皇官涯无悔文娱万岁夺舍之停不下来官仙美食供应商巨星家族大王饶命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cheridennisonline.com】,精彩优德中文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曲奇在落地的一瞬间,再次迅速钻进归尘星。

    一切归于平静。

    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她操心了。

    虽然她不确定,宁之送她的卡环,也就是那个可以变成枪支的星源武器,爆炸威力如何。

    但就算江不留死不了,也得脱一层皮。

    事到如今,她大概能猜出这一堆破事是怎么来的了。

    应该是江不留从栽赃她的那一刻,就已经把她算计个底朝天了。

    先是栽赃她,然后再救她出来。

    这样哪怕一开始时何樊辉信任她,觉得她是无辜的,

    但只要他“舍身”救她,

    那以何樊辉老局长固执的性格,绝对会认为她和他是一伙的。

    本来何樊辉对特别行动局的印象就不好,现在更没办法说清了。

    而江不留这样的做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逼迫她。

    同作为商人,曲奇最是了解商人的本性,尤其是没有道德底线的商人,

    为了牟利和钱财,是不顾一切的,他们绝对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之前她掉包了他的货,让他出了不少血,他自然不会直接杀了她泄愤,

    那他岂不是亏大发了!

    江不留就是看中她赚钱的本事,看中星行者打好的发展前景,所以才处心积虑的想出这么一招,

    逼迫她,为他做事。

    一旦成功了,他相当于用那批不值钱的旱芨,换了一棵巨大的摇钱树回来。

    何乐而不为?

    再说了,只要他成功了,她就没有任何回头的余地了。

    她已经被打上了江不留的标签,还怎么做生意?谁敢跟她做生意!

    国家早就把她切成八大块了!

    江不留这个计划看起来天衣无缝,但他根本想不到她有能耐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走!甚至还有余力重创他!

    更没想到她背后站着整个特别行动局!

    想到这里,曲奇深吸一口。

    她跟江不留这个仇是结大了。

    最后的结果,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但凡她在天南星立足一天,就不会让这个孙子好过!

    算计她?

    先做好心理准备迎接宁之的怒火吧。

    曲奇打算等天亮在出去,那时候何樊辉也差不多撤离了,她出去也安全点。

    她现在也没卡环,没办法直接联系宁之。

    但通过怀表他也能看到她是安全的。

    曲奇抛开思绪,来到树屋使劲洗手,就差把一层皮搓掉了,但那种恶心感还是迟迟挥之不去。

    不得不承认,她在感情和身体上的洁癖,真的很严重。

    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心理疾病。

    这恶心感真是太强烈了...

    第二天天亮

    曲奇一出归尘星,就准备找个商场先买个卡环凑合着用。

    她昨天坠落的地方距离稽查局还有一定距离,人烟稀少,看起来是荒废的无人区。

    远处只有几名警卫在看守。

    要是有卡环就好了,还能查看一下地图,看看自己具体在什么地方。

    前世离不开手机,今生离不开卡环。

    宁之18号才能到天南星,真不知道她得流浪多久...

    曲奇准备就在这里扎根,不乱跑,不惹祸,就等宁之来接她。

    他说过的,不管发什么什么事,等他来接她回家。

    宁之通过怀表看到这一幕,又是生气又是无奈。

    他只能说服自己:

    他的小姑娘真是一根筋的可爱...

    于是干脆把面面抓了过来,面面会意他的意思,呆了呆,

    赶紧在小主人脑海里喊道:

    “小主人!用怀表啊!空间穿梭!”

    曲奇听到面面的声音,就是一个激灵。

    空间穿梭?

    她忽然睁大眼睛,她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一个保命符忘了!

    于是她赶紧把怀表的翻盖打开,将时针拨到六点钟方向,让三根指针成一百二十度角。

    三根时针瞬间开始急速旋转,只听“咔哒”一声。

    表盘镂空的花纹中心突然迸射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在地面上投射出一个眼睛的形状。

    她按照当初宁之教她的一步步,遮住雕花中间的那个圆形孔。

    没了瞳孔的“眼睛”刹那变成一个幽深的虫洞!

    下一秒,曲奇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她的身体猛地吸入进去。

    再一睁眼,她就感觉到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紧紧的揽在怀里。

    曲奇见到他熟悉的白衬衫,熟悉的栗色柔软的短发,一颗心瞬间柔软的一塌糊涂。

    宁之将她抵在墙根,大手扶住她的头,垂首含住她的唇瓣。

    曲奇还没来得及享受他难得一次的福利,就猝不及防的感觉到口中一阵血腥味。

    她的心陡然一沉,使劲推她,含糊道:“你,肿么了?”

    直觉告诉她宁之受伤了,而且似乎还不轻。

    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将他的鲜血吞进了腹中,这种感觉让她整个人都要晕厥了。

    宁之不理她,牙齿轻轻的摩挲着她的下唇瓣,一遍又一遍,打着圈的啃咬。

    曲奇的腿瞬间就软了。

    这可比她昨天高空蹦极刺激多了...

    一旁的宁缺,早就悄悄的把门关好,心情复杂的撤离现场了。

    宁之尝遍她两片粉唇,忽然抓住她的手,吻住她的温热的手心。

    曲奇被他这个动作惊得犹如浇了一盆透心凉,心飞扬的冰雪碧。

    让她瞬间想起,江不留那带着挑逗意味的一勾,还有他看她那种赤果果的眼神。

    恶心感顿时又涌了上来。

    宁之感觉到她的反抗,将她禁锢的更紧了。

    男人低低的嗓音从他的吻,他的唇齿之间溢出:

    “我都看到了...”

    男人最是了解男人,宁之清清楚楚的明白,江不留看她的眼神,是在看一个女人,而不是一个女孩或者小姑娘。

    宁之甚至有一种,自己捧在手心里,放在心尖尖上的稀世珍宝,被指染了,被觊觎了。

    更何况,江不留已经不只是想想,他已经动手了!

    本来想起那件事的曲奇正恶心的够呛,突然就发觉面前的男人正在火山爆发的边缘,

    他虽然没有说话,也没有生气的神情,低着头,浓密精致的睫毛在他眼下投下一片阴影,

    ,甚至落在她手心的吻也越来越温柔,温柔得她心肝都在颤。

    但她就是清晰的感觉到,他在生气,而且是非常的生气。

    平时他对她那种无可奈何,恨铁不成钢的怒气是有形的,能有眼睛看到的,

    像现在这种,他压抑着,小心翼翼的藏着的,让她最害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