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win手机版登录:第二五五章 螳螂和蝉

作者:弱水西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88优德中文官网

  肢解这样的小型动物就已经很费时费力,要是肢解一个死人那得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感谢《恋爱的犀牛》,也感谢一起努力了两个多月的兄弟姐妹们。

推荐阅读:神医磁皇文娱万岁夺舍之停不下来官涯无悔官仙美食供应商巨星家族大王饶命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cheridennisonline.com】,精彩优德中文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文兰的脑子转得很快,可她显然还未意识到今晚究竟谁是螳螂谁是蝉。

    她一跪而下,求着太后为她做主,她还沉浸在自己的委屈和不平里,压根没想到就在场所有人看来,她其实正属于“恶人先告状”。

    所有人都瞧见了她咄咄逼人,以多欺少,对着王玥拳打脚踢,嘴里不干不净,甚至口气猖狂,连太后也没放眼里,一手打掉了王玥一直在护着的那个锦盒……

    再综合其前几日的表现,“蛮横善妒”的标签早已贴到了她的身上。太后早先便对她印象不好,昨日开始厌恶于她,到了此刻,太后已完全是一眼都不愿多瞧她了!

    “朝鲜公主气派非常,哀家瞧你身手灵敏,威猛过人,哀家一个老太婆,竟不知还有本事能为公主做主?”太后一开口,直接以“朝鲜公主”直呼文兰,显然有愠怒,更带了嫌弃。

    太后哼了一声,脑子里盘旋的都是文兰那句即便盒中是装的自己的贺礼她也要检查,哪怕是碎了她也不罢休的话……

    这话太后听得清楚,气得发寒,一个小小的属国公主,竟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如此撒野。这后宫什么时候还成了她文兰的不成?她还未上位就这么猖狂,将来若真爬上高位,那后宫岂不是翻了天?

    后宫事务太后原本早已放下,这次她只打算怀着一颗慈悲心四处走走看看,可显然,在这些犄角旮旯地依旧是风波不断。

    这事若不涉及到她也就算了,可此刻文兰当众造次,显然是触了她的逆鳞。

    太后这么一发话,不少人开口帮腔起来。有阴阳怪气拿礼仪说事的,有直言文兰恃强凌弱的,还有只顾着求太后息怒的……

    面对太后,文兰还是识相的。

    她也意识到了刚刚言语的不妥和莽撞,连磕了三个头后,她红着一双眼,全然无奈之态。

    她伸出了伤得厉害的手,正正反反拿给太后瞧着。她开始控诉王玥以下犯上,她怀疑王玥图谋不轨,她指证王玥偷摸乱窜……

    她表示,正是因着王侧妃的古怪行径,她才一片好心想要查出王玥究竟在做什么。

    文兰可不笨,这会儿她不打算将程紫玉拖进水中,否则便有她因着嫉妒而在打击报复之嫌。反正一会儿待真相大白,这个惊喜自然会呈现太后面前。

    “……王侧妃实在是行径太可疑,见她慌张夜行,文兰不知她是否有所图谋,又恐她有歹意,出于谨慎,这才拦住了她。可她分明极为心虚,宁可逃走,宁可伤我,宁可以下犯上,也不愿将她手中之物交给我。她甚至还搬出了您老人家的名头来,文兰所为并无私心,全然是出自维护四皇子和皇室颜面的立场啊,求太后娘娘明察!”

    她当然看出了太后的不悦。可那又如何,很快便将证明,她是站在了正义的一方。而太后袒护和喜欢的这些贱人才是真的有辱皇家。

    此刻的王玥已被嬷嬷们扶起,听到文兰所言,她似乎是受了什么刺激般,泪流满面,浑身打颤,又一跛一跛,狼狈前来一跪而下。

    “不是那样,妾身是冤枉的。妾身奉命去取来四皇子订的寿礼,正好在路上碰上了公主。妾身不敢以下犯上,公主的伤是在争抢锦盒时妾身不小心抓到的。妾身并非有意。公主咄咄逼人,妾身胆小,下意识就想逃离。可公主认定妾身是贼,偏就带人上来堵住了妾身……”

    “抬起头来!”太后眯眼瞧了王玥一眼。她在后宫沉浮几十年,这些人说的真假,她几乎看几眼便能辨别。

    然而王玥一抬头,众人皆是抽了一口凉气。

    王玥的一双脸颊已是赤红一片,高高肿起,那些显眼的道道红杠众女眷一看便知,那是被耳光抽出的……

    显然,在她们到之前,王玥已经被文兰痛打了。

    若说刚刚众人瞧见文兰手上伤口还有些许不忍,这会儿众人的同情却已荡然无存。

    文兰的伤纵然不轻,可其粗暴行径她们都看见了,拉扯间的被挠既是无意留下,那自是她咎由自取的结果。

    可王玥这脸不一样。这显然是被有意而罚。

    如此打脸才是真的凌辱。尤其是女子,贵族女子,一张脸更是代表了门面。今晚宾客众多,这多多少少打的还是皇室颜面。众人心中再次认定了文兰的刁蛮。

    “王侧妃,哀家且问你,你要给老四拿寿礼什么时候不行,为何偏要在这大晚上?为何要走这偏僻之地?”太后虽厌恶文兰,却并未偏袒王玥,一下便抓到了重点。

    “就是,你倒是说呀!”文兰觉得胜券在握,忍不住哼声。她这一插嘴却再次引得太后横了她一眼。

    王玥委屈,两行泪珠子顿时滚了下来。

    “太后娘娘明鉴,妾身今晚之前已有许久未能与四皇子说上话了……”

    她这一句说出,所有人都已恍然大悟了。

    文兰醋劲儿大,这两日已经成了贵女们茶余饭后的笑料。谁都瞧见了她时时刻刻黏在朱常安身边看着的紧张样。先前听闻王玥颇受朱常安宠爱,这会儿文兰自然不可能叫王玥轻易接触到朱常安……那么,她故意对王玥出手似乎也跟着名正言顺了起来。

    “前几日,妾身前往荆溪取了爷订制的寿礼。可昨日上船后,奴婢就没能将寿礼交给爷。爷几次想要往后船来拿寿礼,也都被公主挡回去了。后来,公主又与程小姐发生了矛盾,爷就更不好来找妾身了……爷心里不踏实,刚刚……”王玥声音小了下去,又小心翼翼看了文兰一眼,全然一副惊恐样。

    “说下去!哀家在,你还怕朝鲜公主会吃了你不成?”

    “是。适才,公主前去伺候昭妃娘娘,四爷趁公主不在找了妾身说话,让妾身前去取了寿礼来。四爷怕公主各种疑心发作,到时候又要胡乱闹腾,丢了颜面,所以才嘱咐了妾身选了这么偏僻之道……”

    王玥再次小心看了文兰一眼。

    “其实妾身也奇怪,这处已是够偏僻了,妾身为了不引人注意,还特意连宫女都没带,怎么还会叫公主发现了?……”

    王玥早在程紫玉的提点下编好了说辞。

    这么个说法,本就都是事实,且还将所有的疑点全都解释了一通。晚些时候不管是太后,皇后或是皇帝去查,不管是怎么查,都会发现王玥所言确确实实,毫无疑点。

    纵是文兰本人也找不到任何王玥陷害她的蛛丝马迹。

    如此一来,更是落实了文兰“刁蛮善妒”的形象,而王玥最后那一条说出来,更是叫不少人都对文兰蹙起了眉。

    的确,王玥找到这么个犄角旮旯地已是够古怪了,可文兰竟然在这堵到了王玥,更是只有一个可能——文兰在跟踪王玥!

    不少女眷后背发凉,被人暗中盯着的滋味想起来都叫人瘆得慌。这个朝鲜公主,当真是太可怕了。

    “我……你……”文兰很想反驳,却一时不知如何下口。她刚刚的确是跟着王玥才到了此处,可也只限于刚刚这一会儿。但她偏就没法解释。

    太后满是讥讽瞥了眼文兰,问向王玥。“这么说,四爷还在某处等你了?”

    “是!”

    “去,去瞧瞧是否属实,确实的话把老四带来!”太后很清醒,她已经不打算再听文兰证词,至于王玥所言真假,只需看朱常安是不是在等寿礼便知。

    “顺便去将皇后请过来!”在王玥向嬷嬷指出了朱常安的所在后,太后再次开口吩咐了下去……

    女眷们的想象力本来就好,这会儿已经有人想起当日在皇后为文兰办的接风宴上,文兰便已为难过王玥。而王玥前一阵因“晕船”而走了陆路,这会儿不少人也都发挥想象,将原因归咎到了文兰身上,认定她是逼走了王玥。

    而且王玥先回荆溪拿寿礼这事也有不少人知晓,这么一来,所有人都已站到了王玥的一边,相信她所言全都属实。

    “紫玉,老四给哀家的寿礼是从你手里订的?”

    “不敢欺瞒太后,正是!”

    “你看看,可是对面树下的那盒?”

    程紫玉将视线定在了不远处已经颠倒过来的锦盒上,蹙眉一迟疑。

    文兰却是一冷笑。

    “程紫玉,你确定那是四爷定制的寿礼?而不是其他?”

    程紫玉瞧了文兰一眼,“禀太后娘娘,从这儿看去,那只盒子的确像是民女亲手准备的包装盒。只是……民女的锦盒是加了封条的。可眼前这只……”

    “你说的封条可是这个?”文兰不慌不忙,捡起脚边一张封条。

    文兰认定了锦盒之物见不得人,她不信程紫玉认不出那只锦盒,可这贱人却在以封条做推脱,分明是想要抵赖了。

    于是,文兰亲自将封条送到了太后手中。

    “这张封条是刚刚我与王侧妃拉扯间不小心脱落下的。我这宫女可以作证。”她要叫程紫玉无从抵赖。

    可程紫玉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朝锦盒走去。

    文兰话未说完,转身见程紫玉突然加快了步伐,距离那锦盒只几步之距。她心头咯噔,一下明白了过来。程紫玉是要毁尸灭迹,是要拿走盒子里她与朱常安苟且的证据。

    这一刻的文兰几乎是用了最快速度飞身出去,从后边冲着程紫玉推了出去。

    “滚开!”文兰狠狠骂了一句。

    文兰出手了……

    若昨日文兰推了程紫玉一跤只是传言,那么此刻却是众目睽睽!不少人未曾看见文兰对王玥的出手,那么此刻所有人都亲眼见识了这位朝鲜公主的攻击力……

    那一瞬间,不少人惊呼,太后更是黑了脸。

    “住手!”太后下意识喊了句。

    可文兰出手太快,这一声哪里管用。

    程紫玉脚下接连几个踉跄,她心中嗤笑着暗道文兰这一下还真是卯足了劲,比她想象中的力要更猛不少。

    她已经做好准备了。

    她与王玥联手,打算以皮外伤的代价来换取最大的利益的。前世那么多的伤害她都已承受过了,此刻最多也就是流点血,王玥怀着孩子都敢一拼,她如何会在乎?

    程紫玉半受半演,眼看栽倒之前还是调整了姿态,打算以肩部撑地。她的手太宝贵,她不敢冒险。

    眼看将要栽倒,可她预料中的疼痛并未到来……

    一阵风划过,一把带了劲道的骨扇横在了她的身前。

    那扇子就像一堵墙一般托住了她前栽的身子,随后一股大力将她整个人往后提去……

    “不许受伤,不值得!”低低的声音送达她的耳边,如鼓点一般打在她的心头,叫她的心不受控制地一阵急跳。

    她的脸刹那红到了耳根。她接触到的是一双不容置否的眼神,带了点心疼和埋怨,叫她有些不敢直视。

    这一瞬间的程紫玉竟然看懂了李纯的眼神,他在问她需不需要帮忙。

    “好,李将军来得好!”

    太后大舒一口气。她与皇帝一样信任李纯。这个看似无欲无求的将军什么时候做事都恰到好处,就连救人都那么干净利索,太后看他也着实喜欢。

    程紫玉急急向李纯行了一礼,谢了一声,抬眸时给了他个安心的眼神。她与王玥早已策划好,一切进行地都很顺利……

    只是,程紫玉突然感觉后背有火辣辣的视线打来,转身挑眼一瞧,是朱常安到了。他离得不远,赶到自然快。

    这会儿的他,将视线在程紫玉和李纯身上挪来扫去,眉头打着结,整个人都带上了阴郁。

    看到这俩人的粘腻,程紫玉鲜红的耳垂,朱常安心头就似翻了一桶油。撇开梦里的三人关系,他厌恶痛恨的同时,似乎突然还感觉很不爽。

    就像是自己用习惯的宠物突然认了他人为主,叫他非但不习惯,还感觉心头有些钝痛……

    文兰也瞧见了朱常安那死相,这种时候,他不盯着王玥,不盯着那锦盒,不盯着自己,却在盯着程紫玉不放,还能是什么缘故?显然是因着李纯的英雄救美而吃醋了。

    文兰暗笑了起来,先前十拿九稳的把握再次升级成了板上钉钉。朱常安和程紫玉,这对狗男女,果然贱人一对!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