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国际:第870章 番外之无理取闹

作者:浅年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88优德中文官网

  产业方向正确,然后就是对团队的考察。  2010年7月,江阴市与上海交通大学签订了《上海交通大学、江阴市政府科技与人才合作框架协议》和《共建“上海交通大学创业学院江阴基地”合作协议》,标志着双方在科技和人才领域的战略合作正式启动。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权路风云修仙高手混花都极品美女爱上我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cheridennisonline.com】,精彩优德中文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70章 番外之无理取闹

    盛炎的夏日夜晚,难得有风吹过,带起了一丝凉爽。

    何依依轻轻的关上窗,看了一眼熟睡的女儿,便轻手轻脚的进了洗手间,简单洗漱后,她躺在床上正准备睡觉。

    突然门砰的一声被打开,左御皓突然开门闯了进来。

    何依依吓了一跳,赶紧坐了起来,“你怎么到我房间这来了?”

    左御皓无视了她的问题,摇摇晃晃的就走到了她的床边,扑面而来的酒气让何依依皱了皱眉头。

    “我来?呵呵,我来是想看看你和这个贱‘种过的好不好。”左御皓嘲讽的语气让何依依觉得喘不过气来,她自嘲的笑了笑,其实她早都习惯了。

    “左御皓,如果没别的事你就出去吧,我要睡了,别在这无理取闹了。”何依依语气淡漠,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闻言,左御皓不仅没有,还往前了一步,他直接把何依依压在了下面。

    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左依依一跳,她用力的推他,但奈何力量悬殊,她根本推不动他。

    左御皓趴在她的上面,用手钳制住了她的下巴,“何依依,我是你老公,你撵我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背着我又勾搭那个男人了,嗯,你说?你到底有多少个野种?”

    说完,左御皓打了个嗝,酒味更加的浓重了起来。

    何依依看着他,自嘲的笑了笑,被着他勾搭?她不明白他为什么每次喝多都会问这个问题。

    难道就因为这个孩子不是他亲生的?

    可是他说过的,他说过会对这个孩子视如己出的。

    两年前,在酒吧他惹了事,她到酒吧时,他已经被打的半死不活,为了救他,她一直陪那几个男人喝酒,最后他们终于同意放了左御皓,她高兴的要扶着他走,但是却被那些人拦住了。

    他们说他俩只能走一个,她就让左御皓先走了,她本以为没什么大事,但是却不曾想那些人居然在酒里下了药。

    她想跑,却觉得浑身没有力气,后来的事情她便忘了,她只记得自己第二天浑身酸痛的醒来,床罩上面还有一抹红色,当时她就懵了。

    后来左御皓找到她,她就那么坐在床上傻愣愣的,左御皓一直安慰着她,说他绝不会不要她的。

    这件事过去一个月后,何依依发现自己的例假没有来,检查后居然发现她怀孕了。

    何依依不忍心把孩子打掉,毕竟那是她肚子里的一块肉。

    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左御皓,左御皓说会娶她,会对她和孩子视如己出,确实,他们结了婚,在她怀孕期间,他对她特别的好,只是就在她生完孩子之后一切都变了。

    有一天,他醉醺醺的回来,用言语对她各种羞辱,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从她能从他的话中听出,他对她的厌恶。

    当时的她本想离婚,但是左御皓又对她各种哀求,再加上家里给她的压力,她只好答应和他好好在一起。

    只是,从那以后,她从未开心过。

    看着左御皓醉醺醺的嘴角,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她用力的把他推开,冷漠道,“麻烦你出去,我要睡了。”

    但是左御皓就好像没听到一般,再一次翻身压着她,这一次他还变本加厉起来。

    他的手不断地摸索着,对她又捏又掐,呼吸变的浊重起来。

    本来冷静的何依依突然就慌张了,她用力的挣扎,大喊大叫,但是左御皓依旧没有停下他手部的动作,他猛的撕碎了她的衣服。

    何依依一惊,伸手够到了床头柜上的玻璃杯,直接向左御皓的头上砸去。

    鲜血顺着他的脸庞留下,剧烈的疼痛让他清醒了过来。

    “何依依,你敢打我?”他掐住了她的脖子,语气里透着愤怒。

    何依依被掐的透不过气,脸色变的通红。

    “你……放开……我,放……开。”

    左御皓冷笑了一声,松开了钳制着她的手,然后一脸讥讽的看着她,“何依依,你装什么烈女?你在那些男人那里,可不是这样的吧?咱们是正牌夫妻,我碰你怎么了?嗯?两年了,每次我要碰你,你都这个样子,你到底什么意思?”

    他的鲜血滴在何依依的脸上,脸色变得愈加苍白。

    左依依深吸了一口气,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因为什么?因为我觉得你脏,你不是已经养了几个女人在外边吗,你们不是过的很好吗?我们就这样相安无事不好吗?”

    何依依苦涩的笑了笑,就在昨天,她才知道,她的闺蜜宋雪居然和她的老公勾搭到了一起,多么讥讽,他现在居然还想来碰她。

    左御皓的眼神变得阴冷,他突然一个巴掌打到了左依依的脸上,她的嘴角瞬间流出了鲜血。

    “何依依,你好意思说我脏?你以为你就干净吗?婊子就是贱。”

    面对他的辱骂,何依依此时异常的冷静,她抹了抹嘴角的血,冷笑的勾了勾嘴角,“对,我不干净,那就离婚,你放了我,我也放了你,现在你也有宋雪了,我们何苦这样互相折磨,左御皓,离婚吧。”

    何依依看着他,眼神中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对,她要离婚,她要逃离这里,她要带着女儿独自生活,她要离开。

    看着她的眼神,左御皓瞬间有些慌了,他恨恨的看着她,“离婚?想离婚那就跟我上一次床,上了之后我就放了你,如何?”

    他们剧烈的争吵,让婴儿车里的孩子大哭了起来。

    何依依挣扎着想要起来,但是左御皓却把她压的死死的,慌张间,她再一次抄起小闹钟向他砸了过去。

    这一次左御皓直接晕了,何依依慌里慌张地下了地,抱起了床上的女儿就往外跑。

    她现在大脑一片空白,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跑,跑的越远越好,天气越来越阴。

    接着,豆大的雨点打在何依依的脸上,她却毫无感觉,把孩子包在怀里,不断的向前跑去。

    跑着跑着她的视线渐渐模糊了起来,就连车开过来她都没有注意。

    就在车要撞到她的前一秒,她闭紧眼睛,护住了怀里的孩子,但是许久以后,意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个男人,他撑着伞站在她的跟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