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88优德中文版:第135章 划一刀

作者:梨花白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88优德中文官网

面授辅导网上学习课程作业毕业论文。努力提高学生专业技能,组织专业教师和学生专业社团,认真调研艺术技能大赛项目设置背景,充分发挥专业技能大赛引领作用,大力组织高年级学生积极参加美术类、设计类等高层次专业竞赛活动。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我的绝色美女房客中华武将召唤系统权路风云修仙高手混花都极品美女爱上我权谋:升迁有道通天仕途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cheridennisonline.com】,精彩优德中文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低沉的嗓音分外的冰冷:“让他们在大堂见!”

    “小姐,王爷说没胃口!”小姐一早上起来就开始忙活了,再厨房待的身上的衣服就没干过,特地为王爷做了这几道可口的菜,但是王爷却说没胃口吃。

    林绘锦一边摇着扇子,一边清理着昨天晚上的战利品,风轻云淡的道:“那我们自己吃呗!”

    话音刚落,不离便笑容温和的走了进来:“大小姐,白公子来了,王爷让你们在大堂见!”

    林绘锦起身从不离身旁走过的时候,不离便小声的说了一句:“王爷昨晚回来后好像有些不高兴,大小姐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不知道呢,等我回来后,我去问问王爷!”林绘锦摇摇头,要是她直接说是因为她和容枫两个人玩得太嗨了,忘记了他的存在,他就生气了,是不是显得堂堂的正二品亲王太过小气了呢?

    “好。”不离点了点头。

    “对了,还有十几天就是王爷的生辰了吧?”林绘锦双腿已经跨出门槛,却又倒了回去,笑着问道。

    “大小姐,还记着呢?”不离有些高兴。

    “嗯,当然记得,不知道王爷是否会在避暑山庄设宴,还是……”

    “王爷不喜欢热闹,应该会和大小姐一起过吧!”不离澄澈的眸光中是一片亮闪闪的星星。

    “我知道了!”林绘锦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白砚之带来的东西并不多,一些夏季能用到的药材,和一些纳凉解暑的糕点,以及轻盈丝滑、凉爽的布料。

    “大小姐,这是丞相大人亲自让在下交到大小姐手中的信!”白砚之看到林绘锦走进来,眸色微动,几日不见,身着凉爽的林绘锦倒是越发的让人惊艳。

    林绘锦深看了一眼白砚之,便接过信来看。

    信上都是写了一些关切的言语,满满的父爱流溢于其中,询问她和南宫冽两个人相处的怎么样了,是否明里暗里的说过婚期的事情!

    说白了,丞相大人还是希望她能够和南宫冽两个人好好的,然后尽快完婚!

    林绘锦轻翘起唇角,露出一抹很暖的笑意。

    她倒也是很想和南宫冽两个人好好的,按照当初她所设想的那样去走,可是……南宫冽却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

    随后林绘锦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脸忧伤的坐在旁边。

    白砚之看到林绘锦这样的神情,便开口问道:“王爷对你不好吗?”

    “挺好的!”林绘锦说的有些言不达意。

    “王爷……是否因为那件事为难你了?”白砚之又紧接着问道。

    南宫冽派人将林夫人劫走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也是林绘锦那日在树下亲口跟他说的。

    尽管她没有亲口说出来,但是他可以看得出林绘锦对南宫冽十分的失望……

    “不要问了,你回去告诉我爹,我一切都好就可以了。”林绘锦垂下纤长的睫羽,眸中有着浓烈的痛楚,可是却又无何奈何。

    一身白衣的白砚之站在林绘锦跟前,冰冷的声线中夹杂着一抹担忧:“你想一直这样下去?他不会放过你的,一味的迁就、忍让、赎罪是没有用的,你到现在还看不明白吗?”

    “够了,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林绘锦抬起眸,眸色中满是严厉,起身就要离开。

    白砚之却是一下拦到林绘锦跟前,入鬓的细眉下,那一双俊朗的星眸,分明染上了一抹难以言说的情谊:“回去在看看丞相大人写给你的信吧?”

    “其实你没有一点儿错,错的是他和晋王!你只是因为不喜欢他,所以你做的什么都是错的!”白砚之意味深长的说完这句话后,那抹月白色的身影便在刺目的阳光下消失了。

    夜色寂寥,一轮明月高于天,一身锦衣华服的南宫轩站在树荫下,背负在身后的双手,狠狠的握紧,语气满是狠厉:“你究竟还要多久?”  “王爷,你别急,邪王对待大小姐并非像外界传闻的那样好,反倒因为林夫人这件事让两个人都生了嫌隙,大小姐终归是一个性子高傲的人,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接受我的提议!”白砚之言语之中十分

    的肯定,一抹阴笑在薄厚适中的唇中蔓延开来。

    “本王告诉你,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南宫轩阴沉沉的话语满是杀意,一双下场的丹凤眼危险的眯起。  夏日的小风,徐徐的吹着,林绘锦身着淡蓝色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红梅,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一头青丝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支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

    却显得清新优雅,在这个蝉鸣的夏季犹如一株清水芙蓉,分外的清绝、潋滟。

    随着走动的步伐,那绣有红梅的纱裙,在莲花地砖上摇曳出动人的姿态。

    远远望去,那身淡蓝色的衣衫仅仅裹着那柔媚曼妙的身姿,纤细的小腰儿微微拧着,柔楺轻曼,妩媚纤弱,分外的惹人遐思。

    南宫冽正坐在凤凰木下,细细的品着岭南新出的桑落酒,透过海棠门,看着林绘锦沿着朱阁画槛朝这边盈盈走来。

    那两瓣小巧的挺翘,婀娜的轻扭着,让人忍不住伸出大手,笼罩在她小巧上。

    “坐!”不等林绘锦给南宫冽行礼,南宫冽便轻抿了一小口桑落酒,语调清明而又淡悠。

    林绘锦敛起眸光朝南宫冽看了一眼,随后便步履轻易的朝南宫冽走来,施施然的落座在南宫冽的面前,轻抬起白皙莹润的下颚:“王爷,我……”

    “昨晚是不是把老板的整个摊子都给拿回来了?”林绘锦刚准备开口说话,南宫冽那淡如清风的声音便传入林绘锦的耳中。

    声音平静、无波,不掺杂任何的情绪,如同一杯纯净水一般,平淡。

    “王爷,你昨晚什么时候走的?”林绘锦波水溶溶的眸光轻轻的落在南宫冽脸上银色的面具上。

    南宫冽想了一下:“本王也不记得了!”

    “本王骑着马在杨杏子湖转悠了一圈之后,就回去了。”南宫冽紧接着又道。

    林绘锦本以为她来,南宫冽应该会兴师问罪,甚至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看,但是南宫冽这态度,却是让她有些意外,他话语清淡,语调平缓,但是话里余音中却总给她一种淡淡的悲伤。

    “王爷,昨晚你为什么突然就走了?”林绘锦想了很久都不明白,南宫冽为什么会突然离开。

    要说南宫冽是看到她和容枫两个人玩的太开心,忽略他了,他才离开,那也不对啊。

    南宫冽好歹是堂堂的正二品邪王,心胸不可能这么狭隘!

    要说生气的话,以南宫冽霸气的性格,应该会直接将她拉过来,用那双鹰隼、锋利的眸光警告她吧?

    为什么就悄无声息的离开呢?

    南宫冽很淡的勾了勾在唇角勾起一个弧度,没有丝毫的温度。  优雅的提起青轴美人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清酒:“你让本王想起了四年前的中秋节,那晚好像和昨晚一样,你和别人聊得很开心,直接忽略了本王的存在,最后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跟着别人离开了

    ,从头到尾你好像都没有看本王一眼……”

    四年前的中秋节?林绘锦努力的回忆着,好像确实有那么一回事儿,但是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却没有想到,昨晚的事情却让南宫冽触景生情。

    四年前的那天晚上,他一定十分的在意和在乎,所以才会记得这么的深刻。

    “对不起,王爷,我不是故意的……”其实她也是带着些有意成分的,南宫冽的那句话真的让她很不开心,甚至那一刻她觉得,在他的严重她就是一个生育工具,所以她并不太想和南宫冽过多的说话。

    “绘锦,当初本王跟你说的话,你应该都听明白了才对!”南宫冽对着皎洁的月色漫不尽心的转悠着手中的白轴酒杯,淡漠的话语中俨然带着一抹危险的气息。

    林绘锦沉默了一下,当初南宫冽跟她说了,不要在挑战他的耐心和底线,如果她选择反抗的话,那就别怪他用另外一种方式对她!

    “本王的耐心真的快要用完了!”南宫冽“咚”的一声将手中的酒杯放在石桌上,青瓷与石头的碰撞发出一声令人心惊的声响,酒杯里的酒便也随之泼洒了下来。

    夜静悄悄的,唯有蟋蟀声和蝉鸣不断的在耳边聒噪着。

    林绘锦慢慢的从石凳上站起身:“对不起,王爷。我不该那么自私,只顾着自己高兴,忽略了王爷。”

    林绘锦抬起手,从头上拔出一根镶金的白玉玉簪,握在手心中:“以前是我伤王爷太深,所以以后每让王爷难受一次,我便在自己身上划一刀。”  话音刚落,林绘锦便动作迅速的用那根镶金的白玉玉簪朝自己的手腕上用力的划去,或许是因为太过用力的原因,那根白玉玉簪竟然在林绘锦的掌心中断成了两截,而林绘锦脂玉般的手腕更是不用说,早已血肉模糊一片,竟是要比绣在袖口的那朵红梅,颜色还要的艳丽,令人触目惊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 免费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