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88电脑版网页登录:第一百十九章 扬州十日(上)

作者:黄小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88优德中文官网

所有的中华儿女都应该有一颗爱国心,祖国永远在我们心中。  目前全市阳光体育示范学校和艺术教育特色学校总数分别达到405所、162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元尊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大主宰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cheridennisonline.com】,精彩优德中文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十九章扬州十日(上)

    扬州城住宅新城东,住着一户姓王的人家,其中一人叫王秀楚。

    这王秀楚正是朱慈炯偶遇的秀才。

    他在四月十四日就听说史可法从白洋河失守,跄跄奔至扬州,闭城御敌。

    原本惊慌不安的他,才感觉到稍稍的稳定,心想:“史老来了,还怕什么?”

    由于城里来了史可法的军队,人数太多,便安排一些到百姓家去住。

    王秀楚家也安排了俩名士卒,他的左右邻舍也被如此安排了。

    王秀楚原以为史老的军队,肯定是纪律严明的军队,哪里知道,和传闻的全然不同!

    此时,史可法的军队中掺杂着不少高杰的军队。

    王秀楚家苦不堪言,因为这俩名士卒对他家是践踏无所不至,自己家供给的日费钱就要千余,再这样下去,自己可就要被竭泽而渔了!

    王秀楚不得已,便去巴结守新城东的主将,决定请他喝酒。

    王秀楚对他恭敬有加,酬好渐洽。但是,要他叫士卒不要住在自己家,还是不肯答应,最后,王秀成没有办法了,便把自己认识朱慈炯这人的事说了出来。

    这主将听了一惊,知道朱慈炯是史可法门下红人,当下立即答应了,忙去诫卒稍远去。

    王秀楚说出了朱慈炯后,和这主将交情飞快成长,顿时好得像老友。

    这主将喜音律,还善琵琶,经常和王秀楚讲,他想得名妓以娱军暇,王秀楚听了总是恭维这是好想法。

    这一晚,他又邀请王秀楚喝酒,原本想纵欢痛饮的,忽然传来督镇史可法的寸纸,那主将览之色变,遽忙登城,余众亦散去了。

    王秀楚满脸惊讶,不知出了什么事,但是,他隐隐感觉不妙。

    第二天,传来督镇史可法的牌谕,其中有“一人当之,不累百姓”之语,闻者莫不感泣。

    王秀楚也暗暗欢喜,心想:“既然不累百姓了,那我家可就安全了!”

    不久,又传来轰轰炮声,连着排山倒海般的喊杀声,人人心惊,又传来说原来是巡军小捷,顿时人人以手加额。

    午后,有王秀成认识的姻氏自瓜洲而来,王秀楚的老婆见了那姻氏,相见唏嘘。

    姻氏说了一些清兵就要入城之语,王秀楚听了,急出外面问了许多人。

    有人说:“不是清兵到,而是靖南侯黄得功援兵到!”

    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王秀楚也不敢肯定清兵到了没有,只有去观看城上守城者,见他们尚严整,一颗紧张的心才稍稍安定。

    他到了市集上,人言汹汹,一颗安定的心又紧张了起来。

    这时,有披发跣足的人继尘而至。

    人们问他,他只心急口喘,莫知所对。

    就这时,忽有数十骑自北而南,奔腾狼狈,势如波涌,其中拥一人。

    王秀楚忙张目看去,见竟然是督镇史可法!

    王秀楚的心顿时凉了半截,知道清兵已经攻破扬州城了,危险终于降临了!

    他又看到满清的大兵把史可法拦住,然后,被他抓上城头而去了!

    他在此刻,知道扬州城守不住了,心里想着的是尽快回到家里去,死也要和妻儿老小在一起。

    可是,整个街道都乱了,一时间哪里回的去?

    守城兵丁纷纷下窜,弃冑拋戈,有碎首折胫的,也有血流满面的,可见守战之激烈。

    王秀楚回头一望,见城橹已一空,知道清兵很快就会到来了!

    守城兵互相拥挤,前路逼塞,有人用木板扳援,架在民屋上。可是,那新板不固,脚一踏上去即倾,人如落叶,死者十之八、九。

    而那些逃到屋上的,足踏瓦裂,皆作剑戟相击之声,又如雨雹挟弹,铿然、鞫然之声,四响不绝。

    屋中的受到惊吓的,惶骇而出,不知所为。

    王秀楚也不知道怎样回家的,他总算逃回了家中,忙把门关得死死的,也不知道外面乱成什么样了。

    忽然,叩门声甚急。

    王秀楚在门里一问,才知道是邻人相约共迎王师,设案焚香,以示不敢抗。

    王秀楚虽然知道这样做太丢明人的脸,但不能拂众议,只得答应了。

    许久,清兵还没有来,王秀楚忍不住从后牕窥城上,突然见到有拥妇女杂行其间的士兵,而他们的服饰皆扬俗。

    史军都要夹杂在妇女之中逃命了,情况危急,可想而知!

    王秀楚顿时大惊,急忙对他老婆说:“兵入城,倘有不测,尔当自裁!”

    他老婆很镇定地说:“好。”又说:“有金若干,付汝收藏,我辈休想复生人世矣。”她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涕泣交下,把所有金交给王秀楚了。

    这时,有乡人进门,急呼道:“至矣!至矣!”

    王秀楚听说清兵到了,忙出门外去,只见北来数骑,按辔徐行,路上有许多扬州百姓早在跪迎他们。

    此时,清兵虽然进入扬州城了,但是,整个城静悄悄,鸦没雀无的。

    突然,有声音逐渐传来。

    王秀楚看去,才知道是清兵在逐户索金。

    他赶紧跑回家中,和兄弟们一商量,知道不能再住在原来住处,怕被清兵误认是有钱人,当下举家搬往何家坟后,那里都是窭贫居所。

    当是时,和王秀楚一起去那何家坟后,有他俩兄、一弟、一嫂、一侄又一妇、一子、二外姨、一内弟,共十一个人。

    天色渐渐晚了,清兵已经从开始抢劫变成杀人了!

    原来,多铎自带兵下江南以来,攻打扬州是最艰难,也是死伤最惨重的,他恼怒之下,下令屠城。

    清兵杀人声已响彻门外!

    王秀楚和家人自然吓得半死,他偷偷从门缝看出去,见外面下着雨,有人在屋外暂避。

    雨越下越大,外面数人共拥一毡,丝发都湿透了。

    王秀楚听着门外哀痛之声,感觉到心惊胆战。

    一直到了夜静,王秀楚家才敢敲火炊食。

    此事,城中四周火起,近者十余处、远者不计其数,赤光相映如霞电,劈里啪啦的声音,轰耳不绝。

    看来,清兵在杀人的同时,也在放火。

    又过了许久,饭熟了,王秀楚一家人却相顾惊忧,泪下不能下箸。

    他老婆突然把金块拿出来,碎成四块,兄弟各藏其一。

    显然,她已经作好大家分散的准备了。

    一家人张目达旦,在惊慌受恐中过去了。

    第二天,也就是二十六日。

    东厢忽然有一人沿墙直上,一清兵持刃追随。

    王秀楚和他哥哥弟弟忙出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那清兵望见王秀楚等人,便丢下那人不追了,径自向王秀楚等人追去。

    王秀楚大急,知道不能往里面逃,忙向外面逃跑,他哥哥和弟弟也赶紧向外面逃跑。

    他们这样一跑,可就和家人失散了!

    他们兄弟三人跑出去之后,很快就被捉了,身上的金登时被清兵抢光。

    王秀楚被清兵捉住,正彷徨无计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忙抬头看去,见许多人被清兵捉住,其中叫自己名的是他的好友朱书兄的俩个妾。

    这二妾都散发露肉,脚都深入泥中。

    其中一妾还抱着一女,而清兵直接把她女儿掷在泥中,驱赶着那些人走。

    这些清兵,有提刀前导的,也有横槊后逐,还有居中或左或右的。

    王秀楚的乡亲被驱牛羊一样,稍有不前行的,即加捶挞,有的甚至直接杀了!

    王秀楚也在被驱赶的队伍当中,他一路被赶着走,一路看去,见满地都是婴儿,或生或死,泣声盈野。

    行过一沟一池,只见堆尸贮积,手足相枕;血入水中,连池塘都满了!

    清兵把王秀楚等人赶到一所宅第去,王秀楚看去,见是廷尉永言姚公居所。

    他们从后门直入,屋宇深邃,处处都有积尸。

    王秀楚见了,心凉了半截,心想:“这可能是我死之处了!”

    他正这样想着,已有一清兵押着数少妇在拣拾箱笼。

    那些几名少妇见又有清兵来,顿时露出笑容。

    王秀楚认得这些妇人,都是本郡人,她们个个浓抹丽妆,鲜衣华饰,指挥言笑,欣然有得色。对清兵曲尽媚态,不以为耻。

    王秀楚见了,暗暗叹息,心想:“怪不得曾听到清兵对人说,我辈征高丽,掳妇女数万人,无一失节者,何堂堂中国,无耻至此?”

    他想到这里,哀叹了一句:“呜呼!此中国之所以乱也!”

    这时,王秀楚看去,见被执的男子共五十余人。只要清兵提刀一呼,皆魂魄皆丧,无一人敢动。

    王秀楚见见外面开始杀人,被捉的众人皆次第待命。

    他忽然心动,若有神助,忙潜身一遁,从后厅逃了出去。

    王秀楚穿至后面,见尽是牧驼马,当下只能俯就驼马腹下,匍匐而出。那驼马要是稍一举足,自己即将成泥了!

    他爬了许久,听见前堂有杀人声,愈惶怖无策。

    历尽艰险,最后,他终于逃到一榻下,忙屈身而匿。

    他喘息方定,就听见隔墙传来他弟弟的哀号声,又听见有人举刀砍击声,那声音响了三下,他弟弟就寂然无声了!

    王秀楚心中悲愤万分,却一声都不敢出!

    接着,他又听见哥哥的哀恳声音:“我有金在家地窖中,放我取献。。。。。。”哥哥的声音还没说完,砍击声又响,哥哥也寂然无声了!

    王秀楚只感觉到神已离舍,心若焚膏,眼枯无泪、肠结欲断,恍恍然不知自己是生是死。。。。。。

    这时,突然有几个清兵向自己榻下这边走来,一边走,一边说道:“别这边漏了人!”

    王秀楚听了,心怦怦直跳,心想:“完了,完了!”又想道:“完之前,也要和你拼哥鱼死网破!”他这样一想,便要冲出去!

    突然,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脚跟!

    王秀楚一吓,忙回头看去,见一人血肉模糊地在自己后面,待看清楚后,又惊又喜,因为这人正是在酒肆里和自己喝酒的朱慈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