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w88手机版下载:第一百零四章 收服

作者:老睿说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88优德中文官网

第二十四条 年度修缮工程年底未能完工或进行结算的,当年经费随立项工程转入下年度继续使用。)确定好所需非固定教学班课程的位课程序号(教学班号)后,再次通过“预审”后,“提交”,核对。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我的绝色美女房客中华武将召唤系统权路风云修仙高手混花都极品美女爱上我权谋:升迁有道重生弃少归来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cheridennisonline.com】,精彩优德中文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鲁大刀被我们给制服了,这家伙非常的倔强,若不是有陈道长在这里,恐怕我俩早就干起来了。

    气氛有些沉闷,陈道长说若是不赶紧找个地方修养的话,那主魂也有可能失去,问鲁大刀怎么选择,当然,你死我活的就算了。

    要说鲁大刀身为鲁班后人,掌握有奇门遁甲之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陈道长有意要救他。

    最终,鲁大刀同意跟随陈道长离开这儿,但是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保管好这里的一切财产,我们几人倒也没啥意见。

    我一看这家伙心里还很不忿的,也懒得理会。

    “那东洋鬼阴一派的人现在何处?”这才是我最担忧的。

    “他们行踪不定,只有任务的时候才会来到山庄。”鲁大刀解释说。

    我估摸着他们最近很有可能会出现,于是问鲁大刀愿不愿意帮忙,这小子被我踢了几脚不甘心,说啥也不愿意,最后还是陈道长说情,才弄了个木人,在上面做了下手脚,说是他们来的话,木人会提前通知。

    眼下,这柳山庄的事业解决了,我心里头一块心病也落地了,虽然鲁大刀杀了人,但我也不想将他交出去,于是让他跟着陈道长离开了。

    等到他走后,袁灵在一旁嘀咕了下,我看这小妮子好像有啥话,笑着说:“干啥支支吾吾的?”

    袁灵盯着鲁大刀的背影说:“我总觉得这人有点奇怪,就是说不上来。”

    我摇摇头,女人的直觉太敏感了,苦笑说:“走吧,不然待会这山庄又蹦跶出什么鬼玩意,我可没工夫救你。”

    袁灵一听,急的朝我踢了一脚,我俩边打闹边往店铺走去。

    等到回去的时候,我找来刘馆长,将那鲁大刀的事情告诉他,刘馆长沉默了一会,他也没说啥,而是说只有这么一次机会,若是下次那家伙再犯事,他就直接抓起来了。

    事情也就那么过去了,我也回房休息。

    一转眼间,过去了半个多月,这段时间,三门镇平安无事,也没再出现什么怪事,至于那东洋鬼阴一派,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乐得清闲,正好可以休息一下。

    直到又过去三天时间,我在店铺里头忙活的时候,忽然间看到了角落里有一个红色的请柬,急忙取出来一看,差点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三花的婚礼。

    说起来,我与她是有缘无份,打小青梅竹马,可最终被现实给打败了,本来我还挺犹豫的,后来祖父知道了这件事情,说啥也让我去一趟,好歹也算是有个交代。

    我一想,算了,就当是回去看看好了,于是收拾了下东西,正想往老家赶时,袁灵那小妮子也不知道从哪打听到的消息,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说要跟着一起过去。

    “大姐,你为啥不找份工作,成天跑我这来干啥?”我无奈的看了袁灵一眼。

    “嘿,本大姐陪你玩是给你面子,再说我不是找了份图书馆的工作吗?”袁灵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

    对于这小妮子,我没有一点脾气,只好任由他跟随着,当天下午,我俩就启程赶往老家,三花的婚礼是十五号左右,也就是说明天就是她的婚礼了。

    我俩回到老家后,第一时间就是去我那老宅,因为在山脚下,老宅许久都没有人居住,显得阴森森的,但我俩也没介意。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后,也就住下了。

    当天晚上,我去了一趟张大仙家,发现这老家伙还是和之前一样喜欢喝酒,醉醺醺的躺在院子椅子上,手中拿着个酒瓶子,正滔滔不绝的谈论华夏五千年文明史,可惜没啥听众。

    我走进去后,坐在一边,等张半仙喝完酒,然后耍了套太极拳,酒才慢慢醒过来,一看到我,有些迷糊说:“有才,你啥时候来的?”

    我摇摇头说:“进来都好一会了,您老兴致太高,都到物我两忘的境界了。”

    张半仙听了后尴尬一笑,随后问我这次回来干啥,于是我说明了情况,张半仙听了后连连摇头。

    “那娃也挺苦的,买卖婚姻,听说被父母给卖了,那男的都快五十岁了。”张半仙也是挺无奈的。

    这事在村里头早就传开了,大伙都说这父母亲的也太狠心了,为了钱啥事都干得出来,三花那老娘知道村里的疯言疯语,也没当回事,收下了整整十万块的礼金。

    我沉默的站在一旁,心里头不是个滋味,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却摊上了那么一个母亲。

    当然,这次来找张半仙是还有另外一件事来着,于是我在张半仙耳边嘀咕了下,他听了后双眉紧锁。

    “有才,你要找那东洋鬼阴一派的大本营,这事太冒险了。”张半仙不建议我这么做、

    “您老要是知道他们杀了多少无辜的性命,就不会这么想了。”我想起来那妇女在我眼前死的那一幕,到现在都还非常愤怒。

    “唉,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这世上有很多可以屏蔽卜算天机的玩意,就算我算出来,恐怕也是九死一生。”张半仙表情严肃。

    我丝毫不在乎,问他啥时候能算出来,张半仙掐指一算,说是让我后天晚上过来,我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回到祖宅后,袁灵正好奇的坐在院落大门口,看着外头寂静的山林,目光中非常平静。

    我看她一副沉思的样子,于是走过去坐在她身边说:“想啥呢?”

    袁灵呆呆说:“想我父亲了,她应该还在世上吧?”

    我愣了下,好像认识她以来,从没有听她提起过有关于自己父母亲的事,于是冒昧的问她父母亲在何处。

    袁灵眼神落寞,目光中满是无奈,然后说起了自己父母亲的事。

    原来,打从她十岁的时候,父母亲就离家了,因为他们是部队里的人,所以经常要进行一些秘密的活动。可惜十岁那年,袁灵说家里来了一个人。

    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男人,他手里捧着一个骨灰盒,是她母亲的,同时告诉她父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他的父亲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尸骨。

    那一晚,袁灵躲在屋子里哭了好久,失去了双亲的那种感觉非常的无助,就好像被剪去了翅膀。我默默的听她诉说,看她流泪,最后这小妮子直接扑在我的肩膀上哭了。

    我不知所措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心想每一个人都有伤心往事,只是平日里隐藏的太深罢了。

    “唉,若是有机会,我帮你去寻找你父亲吧,不管是生是死,总得有个期盼吗?”我苦笑道。

    “有才哥,你说的是真的吗?”袁灵挂着泪痕,我点了点头说:“你啥时候看到我说话不算话了。”

    就这样,我俩聊着家常,直到夜深人静后才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听到村子里头传来了鞭炮声,于是走出去一看,大老远的就看见三花家门口停着五辆车,都是好车。

    门前一条大红毯,那栋小院子装饰的挺漂亮的,院子里头摆满了酒宴。因为三花老娘在村子里的人缘不太好,所以大伙也不待见她。

    但又不好意思拒绝人家的邀请,于是只好上门,我和袁灵走到三花的家门口,正要朝里走去。忽然间她那老娘出来了,一看到我,立马脸的跟河马似的。

    “找有才,你个二愣子来干啥,赶紧走。”三花老娘立马下了驱逐令。

    我脸色一冷,也没恼怒:“今天是三花的大喜日子,我是过来参加她婚礼的,怎么,您老难道要敢客人,那可是触了眉头。”

    三花老娘脸色铁青,愤愤的看着我,然后一把转身进去忙活了,我找了个位置和袁灵坐着,这小妮子挺好奇的,一直问我和那三花的关系。

    我简单的说了几句,忽然间听到外头响起了一句“新郎来了!”

    不一会,鞭炮声响起,我往门口一看,一个肥头大耳,啤酒肚,长相猥琐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心中咯噔一下。

    这家伙就是三花的要嫁的男人,也实在是太寒碜了一点,我心里有些愤怒,但还是忍着。

    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女儿出嫁,娘家摆酒,新郎迎亲,过火盆,然后就可以带新娘回新家结婚了。

    三花老娘看到新郎来了以后,那个高兴的,我没来由的一阵恶心,这两人的岁数都差不多了,完全就是同辈,简直是胡来。

    不一会,我看到了三花,她在两个姐妹的陪伴下缓缓走了出来,身穿一件红色的婚礼旗袍,身材还挺有料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

    活脱脱就是一个小美女吗,我看到那中年男人一脸猥琐的样,两眼都放光了,心里替三花不值。

    或许是察觉到了目光,三花朝着我看了一眼,眼中露出震惊和高兴,下意识的喊了一句:“有才哥!”

    这下子好了,一群人齐刷刷的看了过来,邻里乡亲的倒是还好,毕竟都知道原因,可那中年男人不乐意了,一副警惕的眼神看着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