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官网中文版:第三百六十八章 心甘情愿成为跳板

作者:一帘忧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88优德中文官网

这段国外的学习生活,对张圣良的“创新能力的培养、格局观的形成以及商业分析能力的提升有很大帮助。符合条件的党员干部积极主动报名,学校组织部从中挑选优秀干部任职第一书记。

推荐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三国之无赖兵王明末小平民带着仓库到大明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cheridennisonline.com】,精彩优德中文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旁坐着的林笑偷偷地跟洛灵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说道,“这个二夫人还真是能说会道,都这样了还不肯承认?”

    “无妨,反正都是板上钉钉的事!”

    林笑有些无趣,为何洛灵永远都是这么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她脸上的淡定可不是装出来的,林笑始终好奇,不一样的洛灵会是什么样子的?

    “洛灵,你说这次突厥军队在城外驻扎,你说的天时到底是什么?”林诀突然有些好奇,这才问道。

    洛灵瞥了一眼这里的情形,悄声说道,“这事儿待我明日再跟你说清楚,现在不如看看好戏!”

    林诀微微点头,“好,那一言为定,这件事可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突厥一进攻,东陵长郡只有挨打的份儿!”

    “晓月,你说你亲眼看见温蕴这个贱妇偷人,为何当日不告诉为父?”

    此时的大厅里传来莫老的大声质问,拉回了两人的私下谈话。

    莫晓月起身,走到大厅中央瞪着二夫人愤愤道来,“父亲,若不是当日女儿没看清那样的样貌,又怎会不告诉父亲,只怕就算告诉了父亲,父亲也会觉得女儿信口雌黄,诬蔑姨娘!”

    莫老的眼神重新回到温蕴身上,他一脚踹过去,将跪着的温蕴踹翻在地,

    “你这个贱人,还敢说你跟别人之间什么都没有?”

    “老爷,你要相信我!莫晓月与我一直不和,老爷不可听信她的片面之词冤枉妾身啊!”

    此时的温蕴眼泪横流,一张精致妆容的脸上此时绽开着一朵朵泪花,厚厚的胭脂也变得花一块红一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莫老嫌弃的看了温蕴一眼,“晓月一向性子温和,断然不会诬陷于你!”

    温蕴再次爬到莫老脚边,一双手抱着他的脚卑微的匍匐在地上哭诉道,

    “老爷,妾身冤枉啊……妾身没有!”

    “贱人!”

    莫老再次厉喝一声,仿佛温蕴一靠近,他就会觉得她有多脏。

    “父亲,二姨娘最是会狡辩了,到底有没有偷人……父亲不如让人去姨娘的房内搜一番,看看有没有定情信物什么的,不是一切都明了了吗?”

    莫晓月忽然提出这一番要求来,似乎在她的嘴角,还勾起一丝不明深意的阴险笑意。

    洛灵无意中瞥见了这稍纵即逝的一幕,微微皱眉,却并未说什么?

    她缓缓放下茶杯,刚才的她只不过是稍稍放松一下,没想到莫晓月早已在来之前做足了准备,看来……在她经历一番生死边缘后,性子也有所不一样了吧!

    莫晓月提出来的这个要求,莫老自然应允。

    在派人去二夫人房内的时间段里,莫老又相继对黄牛和大黑问话,莫晓月自然也在一旁帮衬着,绝不放过两人话语中的蛛丝马迹。

    看的出来,这次莫小月是真的怒了,她也是真的恨上了二夫人。

    问到龙爷的时候,莫晓月语气缓和柔软,似乎像软绵的绸缎那般,却又在绸缎里藏了钢针,正一步一步的将要害她的人刺死才满意。

    “龙爷,你与二姨娘多久在一起一次?”

    在大庭广众之下,莫晓月似乎忘了自己女儿身的身份,直突突的问出这句话来。

    龙爷不答,额头上青筋暴起,要不是此刻他被受制于人,又怎么轮得到一个失了宠、死了丈夫的女人如此在他面前问话。

    安静,异常的安静持续几秒后,莫晓月冷哼一声,自问自答道,

    “龙爷不说,我也猜的出来,在我去尼姑庵之前,二姨娘可是每月都要去宏业绸缎庄最少三次,可是每次据我所知,二姨娘都是一两个小时后空手从绸缎庄出来,要是我猜的不错,这绸缎庄应该是龙爷的部分产业吧!”

    震惊!

    不止是全大厅之人,就连洛灵,都忍不住重新审视着面前这个莫晓月!

    为什么这一切,莫晓月从未告诉过她?就连在她上次问起,莫晓月也只是说并未见到那男子的面容,如今,竟然知道这么多,还知道二姨娘每月去绸缎庄的事情和绸缎庄的主人?

    难道,莫晓月没有将事情和盘托出,有所保留……是还信不过她吗?

    刚刚还哭的死去活来喊着冤枉的二姨娘,此刻哭声停止,仿佛木偶一般的瘫软在地,眼神空洞毫无生气的望着那看似柔软的女子。

    莫晓月继续说道,“真不知道,二姨娘在绸缎庄的这一两个小时再做什么么?还真别说,有次我正好也要给母亲买些缎子,却见二姨娘上了二楼,在二楼的厢房里关上了门,后来正好见到龙爷也跟着上了二楼……这很难不让晚辈多想了!”

    二姨娘再次呆愣住,嘴角颤抖的说不出话来。

    “晓月,你说的可是真的?”莫老有些激动的追问。

    莫晓月踱了两步,像是酝酿已久才说了出来,

    “父亲,如今既然人都在这,那女儿就把话全都说了吧!此时若非亲眼所见,我也断然不会说出来,常言说,捉奸成双。”

    莫晓月将一记带着恨意的眼神扫射在温蕴脸上,继续说道,

    “事后,女儿还特意的留意了一下,在女儿进尼姑庵之前,二姨娘常常让丫鬟茯苓到东塘药铺去抓避子药,若是父亲与二姨娘行事,二姨娘又何须吃那药,而且药房都有记载,将拿药的次数一算便知二姨娘有没有与人有染!此事是否属实,父亲将茯苓叫来一问便知!还有那药铺的掌柜也可以作证!此刻正被女儿请来,就恭候在外边。”

    莫老此刻的眼神瞪着地上的温蕴,只差想杀人,“把那掌柜的请来!老夫倒要问问清楚,若是属实,温蕴,老夫一定会叫你死的很难看!”

    莫老着实气的心慌,指着温蕴的手指不住的颤抖,自己被带了绿帽子还全然不知,如今在这么多人面前揭露出来,倒是叫他的老脸往哪儿搁?

    莫晓月柔软的拍了三下手,像是早有预谋那般,“进来吧!”

    洛灵不知,原来今晚,何须她亲自出手,莫晓月都会想尽办法弄死这个二夫人,只是她白天哭诉喊她帮忙救命的时候,竟为她人做了一次跳板,她这个跳板,正是心甘情愿为莫晓月做的,找不出一丝反驳的话语来,之前的她纵使是心甘情愿,可是如今不知为何,心里倒是有那么一丝不舒服了!

    其实莫晓月缺的,只是一个机会罢了!而她,真是为她制造这个机会的人。

    洛灵啊洛灵,你聪明一世,竟从来都没有去怀疑过莫晓月的用意!不过,她想,也许莫晓月是真的被逼得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吧!

    她害她没了丈夫,生产之时又是在那种地方,洛灵自己就算被利用,她也只能一笑而过,就算是欠莫晓月的!

    洛灵已经选择性的不再去听那些猜也能猜到的话,那药铺掌柜,显然早已被莫晓月收买,说出的话纵使是真,也绝不会让温蕴再有一丝反驳之意。

    而茯苓,只是一个丫鬟,见到这种情况,知道二夫人大势已去,也就和盘托出了。

    最后,在二夫人的房间内,果然搜出了与龙爷私相授受情投意合的证据,而这些证据,究竟是真是假已经无从考证,也没有意义去考证,所有不利之事,通通指向温蕴,逼得她喘不过气来。

    龙爷如今自身难保,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卑微而低贱的匍匐在另一个男人脚下求饶,哭泣,他不想去看,也没有勇气再说出一句话来。

    事情总算在‘万事俱备’的情况下一锤定音,整个事件中,旁观的刘彩蝶一句求情的话也没为温蕴说,本来这次的事是针对洛灵而来,最后,刘彩蝶也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为了避嫌,她选择冷眼旁观。

    最后,莫老忍无可忍一气之下要将温蕴和龙爷浸猪笼,大黑和黄牛也被拿下收监天牢里面,至于楚柳馆的掌柜的,自然也被拿下候审,事情的最后,莫晓月无疑是最大的赢家。

    就在两个空空的猪笼被抬上来的时候,龙爷忽然跪地说道,“莫大人,小人死前想跟温蕴说最后一句话,还请莫大人成全!”

    “哼,都是要死的人了,有什么话,就在黄泉路上再说吧!”

    莫老此时正在气头上,自然恨不得将两人凌迟处死的下场才能解气,哪里还会给两人什么说话的机会?

    “莫大人,小人愿意将东陵长郡所有店铺和财产充公,只想换取能和温蕴说上一句话,还望大人成全!”说完,龙爷磕了个头。

    莫老思考了几秒,随后不屑道,“既然你们已经是将死之人,老夫就暂且成全你们,老夫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温蕴此刻眼眸里对龙爷全是满满的恨意,就算最后她也会被莫晓月踩在脚底,可是那个首先出来指出与她有私情的人,竟然是他?

    这是温蕴死都没想到的,她咬着牙狠狠的瞪着龙爷,“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温蕴,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他眼眸含情,缓缓从地上站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 免费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