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娱乐注册送38:第1007章 撑腰

作者:让你窝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88优德中文官网

座谈中,双方就全面开展各类党员干部培训、教学实践、学习考察、理论研究、决策咨询等内容展开师资、基地共享合作进行了深入而细致的讨论,并达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这为今后厦门城市党建学院与厦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合作协议签署、意向落实等后续具体合作内容的展开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以这种状态去学习,收效会更大。

推荐阅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三国之无赖兵王带着仓库到大明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明末小平民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cheridennisonline.com】,精彩优德中文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具被砍掉脑袋,还在不住抽搐的尸体所产生的视觉冲击产生的震慑力是无意伦比的,随着异口同声的一声惊呼,围观的人群无不骇然不由的向后退了几步,谁都没有想到有人因为多说了几句怪话便被当众斩首。一时间无人敢在多言,连个窃窃私语者都没有。

    那两个被绑着顶罪的闲汉更是吓得瘫在了地上,即使刚刚还说硬话的家伙此刻也是定定的看着血泊中的尸体,筛糠般的抖个不停,只怕义字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估计更多的是在庆幸,自己刚才大放厥词而没有被砍了脑袋,简直有种绝处逢生的感觉。

    “蔡知府居然如此狠辣,当街就敢杀人!”高台上的陈淑也被吓了一跳,但她毕竟也曾经历过崖山大战的尸山血海,这场面还不至于吓坏了,很快就平静下来,吐吐舌头道。

    “不要欺负老实人,他们发起飙来会更加骇人的!”赵昺笑笑道,而他左右看看人群中增加了诸多的可疑人,其中不仅有侍卫营的军兵,还有事务局探子的身影,另外一些人可能就是京中权贵人家的亲随和仆役。再有京里有如此大的热闹,岂能少了那些小报记者的份儿。

    侍卫们很好辨认,他们虽然穿着便装,可难掩身上的多年积攒下来的军旅气息,行为举止都带着特有的气质;而事务局的探子则更为隐蔽,他们化妆成形形色色的人等,混杂在人群之中,不知内情的人根本不晓得其身份,但赵昺却能通过他们之间联络的暗号和特有的标志看穿其伪装。不过他相信这些人定然已经发现了自己,在他的外围又形成了道看似稀松的防御圈,严密的监视着周边人群的一举一动。

    京中的官员们为了及时获取消息,尤其是有关政敌的,也会暗中遣人监视,甚至通过收集街面的信息,以便能尽快的得知民舆和政情,免得不小心错估了形势。但他们并没有能力培养专门的探子,一般都是选些机灵的亲随或是家仆,甚至从街头闲汉那里收买情报,因此这些非专业人士业务不熟练,做事笨手笨脚,也能很容易被分辨出来。

    至于那些小报记者则活跃的多,他们无视血腥的现场,毫无顾忌的在人群中钻来蹿去,询问亲见者以收集第一手消息,并及时反馈给各自的小报,以求在诸多同行中抢先报道。而对于这些人,临安府的衙役早已见怪不怪了,也无意阻止他们。

    “不好,高桂过来了!”这时陈淑又拉拉小皇帝的手,指点着道。

    “他坐不住了,说明其心虚啦!”赵昺看过去,只见高桂在两个家仆的搀扶下起身向这边走过来,而身后则跟着几个壮实的护院,可在他看来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高桂官有二品,又有国公爵位,蔡知府如何敢动他!”陈淑自然知道炕是哪头热,蔡完义早在帅府就已经归附皇帝,说起来比之陈家资格都要老。且其一直为皇帝所信赖和重用,当然是自家人了,因此有些着急地道。

    “他自然无权惩处其,但也非拿其没有办法,咱们静观即可,不要泄露了身份!”赵昺说着将陈淑向后拉了拉,隐到侍卫的身后。他清楚若是蔡完义能够借机处理好此事,那么就会打开一直有关城池改造的沉闷局面,但却不想过早的暴露,以免影响了其决断……

    蔡完义背手而立看着迎面走来的高桂,他清楚今日两人的交锋不仅是新旧两派势力的再一次冲突,且也是自己能否打开被动局面,确立自己在朝中地位的一战。其实自他受命主政临安府就清楚小皇帝对于自己给予了厚望,希望他能够将管理好京畿之地,使临安成为大宋复兴的根本之地。

    但是蔡完义自以为当下未能完成皇帝的重托。一者是因为临安乃是各方势力的汇集之地,政治形势复杂,稍有不慎便会成为各方争斗的牺牲品,即便皇帝想保他都难;二者,他的出身低微,没有参加过科举,只是蒙父荫才得以入仕,且起点很低。在琼州时大家都是如此,还不显得突兀,但是到了临安却自不同,新入朝的官员动辄便是某科进士,或是资历深厚,曾在州府或京中任职。

    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蔡完义不得不处处谨小慎微,谦恭卑让,唯恐出错,免得让皇帝难作。他即便如此也未能打开局面,却依然受到同僚的排挤和耻笑,以为其不过是抱住了皇帝的粗腿,才得以窃取高位,实是个无能小辈。

    反观一同进入帅府的众人,各自又成,即便是当初比之自己地位还低的黄显耀、林之武等人也皆有所作为。近日就是一直被视为最没出息的周翔都在升任工部侍郎后,也连续做成了几件深得皇帝赞赏的大事,而自己还在改造临安城这件事上裹足不前,虽然皇帝没有责备,但他也是自觉形秽。今天他觉得是机会,也是挑战,自己不能再退,哪怕是身败名裂也要迎上去。

    “下官有礼了,惊扰了国公,还请赎罪!”眼见高桂在搀扶下来到近前,蔡完义整整衣冠,上前拱手施礼道。

    “蔡知府眼中还有本……本国公啊!”高桂其实更喜欢人家称自己为相爷,毕竟这个称呼比之那个空洞的爵号显得更有权威,而他在他人面前也常常以此自称。但这个蔡知府如此不识趣,可也知道自己一个已经致仕的官员,即便过去再有威望也已过气,况且在一个手握京畿大权的知府面前,称其声国公论起来还真不算施礼。他勉强挤出丝笑容略一拱手坐下道。

    “国公大人哪里话,下官怎敢不敬?”蔡完义见其如此托大,心中有气,但还是施礼道。而郑思肖却是一甩袖子,背过身去,一副不屑与其说话的样子。

    “蔡知府既然眼中还有吾这个国公,那此事便就此结束如何?”高桂看向蔡完义沉声说道。

    “高国公说笑了,汝的家奴先是侮辱殴打了郑御史,又将临安府的衙役痛殴,如此草草结案,只怕难以服众,还请国公体谅下官!”蔡完义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蔡知府大家都是在京中谋生,又何必咄咄逼人呢?吾已经将凶手交出,且也愿意向郑御史赔礼,受伤的衙役吾也愿意给予补偿,如此岂不大家都好过!”高桂皱皱眉头道,而心中盘算蔡完义是想与自己讨价还价,还是纯心要找自己的茬,要拿他开刀。

    “郑御史,高国公向汝赔礼,并给予补偿,汝可愿意?”蔡完义听罢却转向郑思肖问道。

    “哼,吾虽然官卑言微,也缺钱的很,但是吾要的是道理,而非什么补偿!”郑思肖冷哼一声道,“只要其承认向河中倾倒垃圾错了,并甘愿接受惩处,且滕让侵占的街道,此事吾便不再追究!”

    “郑御史又何必如此固执,吾以后自会教训那些下人,让他们遵纪守约。至于侵街之事这京城之中俯首皆是,又非本官一家,何苦盯着我们。”高桂对这个死心眼有些无奈,接着道,“高某虽然已经致仕,但在朝中尚有些故旧亲朋,可以相互帮助,又何必树敌。另外郑御史要多少补偿,自可开口,吾绝无二话。”

    “高国公此意是公开贿赂本官,还是危言恐吓呢?”郑思肖转身冷笑着道。

    “郑御史是不给高某这个面子了,还要多想想,不要冲动!”高桂被郑思肖当众扫了脸面,却又对这个不爱钱的家伙十分无奈,自己总不能当众再揍他一顿,只能恨恨地劝说道。

    “大家刚刚也听到了,高国公说要补给受伤的兄弟些汤药钱,要你们不要再追究此事,可否愿意啊?”蔡完义转身又问那些被痛殴一段,鼻青脸肿的衙役们道。

    “禀知府,兄弟们丢脸了,可若是不惩处那些不法之徒,吾等也再无颜在这京城中当差,还请上官为小的等做主!”那些衙役对视一眼后,单膝跪地请命道。

    “好,本官自当为尔等做主,起身听命吧!”蔡完义抬手正色道。

    “谢上官为吾等做主!”众衙役起身道。

    “高国公也看到了,便是本官想要和解,但当事人都不肯罢休,本官也只能公事公办了!”蔡完义转过身来肃然道。

    “蔡知府,汝是在戏耍老夫了。”高桂再傻也看出蔡完义这是将自己一步步的往沟里引,站起身以手指点着其道,“汝当街杀人,网罗罪名构陷良民,吾必联络同僚上殿参你一本,将汝革职查办。”

    “呵呵,国公尽可去参,但本官今日尚是临安知府,便要秉公执法。来人啊!”蔡完义干笑两声,面色一肃道。

    “在!”

    “在!”临安府三班衙役和巡检司官兵齐声应和道。

    “将殴打郑御史及执法衙役的狂徒尽数拿下候审!”蔡完义抬手一指道。

    “小的领命!”巡检司的兵丁立刻抽刀上前将高府的人尽数围了,自有挨揍的衙役上前指认,片刻间便将十几个高府家丁、护院尽数捆了。

    “相爷救命,吾等皆是听命行事,切不可见死不救啊……”衙役们自不会借机泄上些私愤,那些高府家丁也少不了挨上几记窝心拳和无影脚,痛的他们鬼哭狼嚎,而那无头的尸体在旁,他们岂能不胆寒,于是不住的向高桂求援道。

    “不要胡乱攀咬,本国公何时指使过你们?蔡知府勿要听他们胡言乱语!”高桂这时却是避之不及,极力要摆脱他们道。

    “高国公,是谁暗中指使,回去一一过堂便知,勿要着急!”蔡完义轻笑着道,“国公应知陛下屡次下旨,临安府也多次张贴通告,不得在城中各条河中倾倒废物,违者要予以严惩。”

    “老夫知道,只是老夫居于府中,并不知那些家伙竟然无视国家法度,向河中倾倒污物,但吾也有管束不严之罪!”高桂当然知道这些禁令,且更早的时候就领教过小皇帝在琼州所为,那时众人都被整治的不轻。而到临安后虽然也曾多番整治,但是效果不佳,也就慢慢没人当回事儿了,可自己此番算是撞到枪口上了。可当下那蔡完义显然是要拿自己开刀立威的,若是被罚清扫大街,不仅面子,里子也都丢尽了,因而打定主意绝不能承认。

    “如此说高国公是承认有此事了,但是公告上已经言明,家仆触犯,家主同罪。国公少不了要受累了!”蔡完义早已料到其会如此为自己开脱,拱手笑笑道。

    “好,老夫认罚!”高桂想想蔡完义是诚心与自己过不去,再纠缠下去只能让事情更加复杂,不若先认下,再找人暗中周旋,便点头认了。

    “此外还有侵街一事,国公的酒楼和商铺都快占到路上了,还请一并拆了,腾出土地!”蔡完义又拱手道。

    “蔡知府不要欺人太甚,这酒楼和商铺老夫买来便是如此,何来侵街之说,你便是朝廷官员也不能如此霸道!”高桂听罢再也忍不住了,厉声喝道。

    “哄……”高桂话一出口,却引发了围观者的一阵哄笑声,细听之下其中不乏夹杂着不要脸、老泼皮的笑骂声。

    “既是买卖所来,必有契约,上面自有尺寸,便烦劳国公取来与本官一观,如此也好给大家个交待!”蔡完义并不恼怒,而是依然笑着道,但口气却不容置疑。

    “蔡知府,汝朕以为老夫好欺吗?今日若是想要拆,便从老夫身上踏过去,你若是伤了吾半根汗毛,看满朝文武谁敢与你撑腰!”高桂清楚若是拿出契约,便等于坐实了自己侵街的事实,干脆耍起了滚刀肉。

    “汝……”高桂身为皇帝亲封的国公,自己还真不能擅自动他,看着其坐在椅子上挡在前边,也不知如何是好。

    “若是朕与其撑腰,信阳郡公以为如何啊!”正当僵持之际,有人站出来大声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