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warheadcost:第一千九百零一章 绝对是质量事故

作者:关越今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88优德中文官网

”张集村书记说到,“我们村委班子实行‘’、‘白黑’制度,工作日天不休息加上周末两天,白天正常工作,晚上还继续工作。3个工作日。

推荐阅读:神医磁皇官涯无悔文娱万岁夺舍之停不下来官仙美食供应商巨星家族大王饶命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cheridennisonline.com】,精彩优德中文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再次来在大货车前,楚天齐发现,大车上男女已经到了车头前面,便也跟了过去。

    车头前,男人几乎平趴在地上,女人依旧蹲下,用手电筒照着车下。

    楚天齐先是蹲下,然后学着那个男人,半趴在地上。

    这次离的近,又是平视,看的更为清楚。

    大货车左前轮胎实际是陷进一多半,车轴也有一少部分陷在里面。而那个塌陷的部位,是一个不规则的半圆坑,坑的面积大概有五六平米的样子,深度看不到。坑的四周路面下究竟有多大隐患面,还未可知,应该肯定小不了。

    “哎,真他娘倒霉,什么鸡*破路。”男人骂着,从地上起来。

    “怎么办呀?”女人直起腰,声音沙哑着。

    “怎么办?先报警吧。”男人说着,拿出手机,“妈的,没电了,肯定是进了水。”说到这里,男人看向楚天齐。

    楚天齐也已起身。他明白对方的意思,但却说出了另外的话:“这车加的太高了,至少超重两三倍。”

    男人忙道:“车是加的高点,平时的确也超载,不超载不挣钱。可是刚才在市郊区卸了一多半,现在这点货根本不超载,是这个破路太次了。”

    在男人说话时,楚天齐来在车旁,掀起了苫布一处下沿,借着女人适时照过的手电光,看到车厢里的货果然很少。

    可能有求于人的缘故,男人并没责怪大个子的无礼举动,而是直接提出了要求:“我的手机进水了,打不好电话。你穿的新雨衣,手机应该没问题。能不能借我打一下,或是帮我报个警?

    楚天齐一笑:“我已经报过警了,交警应该很快就来。”

    妈的,用个电话都不行,真他娘没人品。男人把对方的说辞当成了借口,但也只能在心里骂,而嘴上却不能说什么。当然他甩了脸子,和女人到了一边,大概商量着如何自救呢。

    “滴……呜……滴……呜……”,警笛声由远而近,来车方向出现了一辆警车。

    男女二人不禁一楞,伸长脖子,看着警车奔来方向。

    楚天齐则沿着路边,向来车方向走去。

    警车停在了白色越野车后。

    楚天齐来在警车旁时,楚晓娅已经与下车的警察交涉着。

    领头壮警察楞了一下,赶忙敬礼:“市……”

    楚天齐摆摆手:“现在怎么弄了?”

    “接到局领导电话后,我们302交警马上从驻地出来,先行做了封闭路段、绕行提示处理,也向路段区域收费站通报了情况。留下专人在警示区提醒,我就带人赶到现场了。”壮警察认真回复着。

    转头看向大车方向,发现那两个男女正向这里张望着。楚天齐对着警察说:“司机愁坏了,你先过去看看。”然后又低声补充了一句,“别说我的身份。”

    “是。”壮警察本要敬礼,想起楚市长吩咐,便赶忙收手,快步向大货车走去。

    刚才还下着很猛的中雨,现在小了好多,看样子马上还会再小。

    正这时,302公路路政人员驾车赶来现场。见过副市长、局长,也奔到了现场的现场。

    很快,公路养护、通行费收费等凡是在附近的部门都先后赶来了。

    “滴……呜……滴……呜……”,又是警笛长鸣,一辆白色越野车闪着警灯,呼啸而来。

    警车很快停下,车门打开,跳下一名警察,警察身着一级警督警衔服装,正是定野市公安局长孙廷武。孙廷武快步跑向楚天齐,来在近前一个立正。

    楚天齐摆手阻止了对方敬礼,直接道:“怎么弄?”

    孙廷武回复:“我已经安排了两辆吊车和一辆平板运输车,吊车很快就到,我刚才在不远的地方还遇上了,平板拖车稍晚一些,不过已经从市里出来,应该不耽误运输故障车。”

    “那好,先去前边看看。”楚天齐伸手示意了一下。

    答了声“好”,孙廷武跟着楚天齐、楚晓娅走向大货车,同时也在心里犯嘀咕:这俩人怎么都在路上?一起出来野游?八成有说法。

    楚天齐、楚晓娅自是不知孙廷武心中想法,他们更惦记的是赶快处理相关事故。

    大车附近已经围了好多人,全是公安、交通及下属部门的人。有人在查看现场,有人在向司机了解情况,还有人打开苫布,检查着车辆实际载重情况。

    男司机看到来的众人,先是盯了楚天齐一眼,然后马上看向孙廷武:“这位领导,你是局长吧?我这车上一点都没超载,全是这破路给弄的。感谢局长派这么多人来,还帮我调清障车,你真是我们老百姓的主心骨,有你来我就踏实了。现在来的这些人也都是好人,都是热心肠。就是这路修的太破,不知道交通局长是干嘛吃的,市领导的眼都……”

    “瞎嘚嘚什么?问你什么说什么,不问别胡说。路上出这事,根本赖不着市领导和交通局长。”孙廷武硬*梆梆顶了一句。

    没想到拍马屁拍到马蹄上,司机赶忙解释着:“局长,我没说你,你是大好官,为老百姓着想,像你这样的领导我们都爱戴。我是说,管交通的市领导和交通局长不干人事,他们是……”

    “闭嘴,没人拿你当哑巴。”虽然孙廷武嘴上训斥,面色铁青,其实心里也正腹诽呢。

    何止孙廷武,其实现场大多数人都想笑,可又不敢笑。有人实在忍不住,只能拿咳嗽掩盖。

    最尴尬的就是楚天齐和楚晓娅了,被人这么指责、奚落,却又不能言声,只能老实的听着。虽说现在的事与二人关系不大,但毕竟是发生在自己的任上,又是被人当面指责,两人脸上都不禁火辣辣的。还好有孙廷武说话,否则不知那个司机该如何吐槽呢。

    见这个公安局领导不懂好赖话,司机便不敢再说拜年话,但还是讲说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领导,那么我这损失,该找哪里包赔?”

    “该怎么处理,自有相关部门与你衔接。”孙廷武训斥着,“人没事就是最大荣幸,你不庆幸罢了,反倒扯这些东西,真是不知足。”

    没想到说什么都不对,司机便闭了嘴,但脸上却挂着复杂的神情,显然是担心没人管自己的损失。

    雨势越来越小,已经成了标准的小雨,也正向停止的趋势发展。

    “嘟……”厚重的笛声传来。

    人们都转头看去。

    来路方向上,两辆吊车亮着灯光,向前驶来。

    看到吊车的一刻,人们心情都为之一松,都希望快点把事故车拖走,只不过出发点又有着不同。

    两辆大吊车停在现场,司机从驾驶仓跳到地上,到了事故车近前,来回左右观察,进行着磋商。

    此时此刻,无论副市长还是局长都只有听着的份,两位司机师傅才是真正的指挥员。而且在这种场合下,人们也不会随便发声,都会让内行人做内行*事的。

    经过现场分析、讲说、论证,两位吊车司机确定了起吊方案。然后在交警配合下,把吊车上的油丝绳系到了货车上。

    要求其他人等离开一定距离,两位吊车司机经过多次配合,期间也修正了起吊方案。经过两上多小时的工作,终于把事故车吊离现场,放到了已经赶来的平板拖车上,然后三辆大车都离开了。

    自有人处理事故,包括处理事故车,楚天齐则更关心路面破损情况。

    此时,有挑在高处灯光照射,路面塌陷部位又清晰了很多,除了看到那个大坑外,还可看到大坑周围路面的断裂缝隙。由于刚才起吊货车时的操作,塌陷部位面积又扩大了一些,大概不到十平米的样子。只是暂时不敢靠近,看不到塌陷部位究竟有多深。

    交通、公安人员专有摄录人员打开设备,开始做动态或静态记录。

    交通局技术人员要求众人散开,他则利用专业方法,多次求证路面牢固性。然后让专人拿着专用工具,敲击已经堪堪连接的部位。

    “咚咚”、“咚”、“哗啦”、“扑通”、“轰隆”,各种声响交替响起,塌陷部位逐渐扩大。

    只到最后,整个大坑纵向长度在十米左右,横向宽度有七、八米的样子。

    站在已经安全的坑边路面上,楚天齐看的更清楚。他发现,大坑里面也并非完全塌陷到底,但显然还挺立的地方也不能使用,必须进行彻底清挖。而且暂时未被砸塌的个别部位,也需要再次进行清除。

    塌陷紧邻横跨南北的涵洞,显然是涵洞旁的回填夯土工作没做好,路面也有漏水。随着车辆的碾压,雨水的渗入,里面便一点点塌陷,直至有今天一折。去年刚刚竣工,通车还不到一年的公路,今天就被一辆正常荷载汽车压塌,勿庸置疑,这绝对是一起严重的质量事故。

    虽然今天公路塌了,但从某种程度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对许多部门和许多人都是好事。否则,塌陷进去的就不仅仅只是一只轮胎,而该是许多鲜血,甚至生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