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提款5万未到:1427 性格大变

作者:小小沙丁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88优德中文官网

名校控股的信息安全名企中安网脉中安网脉(北京)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是北京电子科技学院于2006年8月发起成立并控股的技术型高科技公司,主要从事商用密码产品及信息安全产品开发,提供专业的信息安全服务,致力于中国网络安全整体解决方案,在密码与信息安全领域具有雄厚实力。1978年4月,省革委会决定,浙江农业大学林学系改为浙江农业大学天目分校。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人皇纪纪元之主神途逆天邪神星蒙修仙至尊重生盖世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cheridennisonline.com】,精彩优德中文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兰舟府,同样位于中云道。位于中云道东部边缘。名字甚美,却不是什么知名之地。不过,姚清源是做了功课的,倒是知道这兰舟府的大致情况。

    说起来和五湖有一定的类似,这“兰舟”之名也和修士门派有关。不过,目前虽然不是什么盛名之地,却也同样是个产粮大府,实际位置还是挺重要的。

    这样的地方,一般都会派比较稳重的官员去治理——农业重地,不需要灵活机变,稳当就好。

    但要说兰舟府到底是哪个官员,这官员的生平如何。

    姚清源就弄不清楚了。

    只是,来之前已经听说这个下了水的孕妇是红袖书院出身,以她的身份,这要是她的闺蜜,就多半也是红袖书院出来的了。红袖书院出身却能做到知府夫人,算是出路比较好的那种了。

    姚清源还算平静。

    之前就比较心不在焉,或者说比较丧的原彦央,却也显然想到了这一点,眉毛都立了起来。

    本来吧,他在峡谷里面发现了仙海城惨案的真相,又看到了血祭之后留下来的惨相。满门的心思,就是继续追查仙海城的血案细节,找到真凶。谁知道,甄婉秋这么个侍妾,居然能弄出那么大的事情来!

    这些天,他就光被拉着调查甄婉秋的事情了。

    若非孕妇聚集第六湖,甄婉秋现在又是疑似孕妇,他现在都还在被“审讯”呢。

    天可怜见,他哪里知道多少甄婉秋的事!

    虽然这甄婉秋说她有人脉。

    但她的人脉,原彦央都还没见到啊!也就是听过两个名字而已,还不知道是什么程度的人脉!

    原彦央也不怪那些盘问他的人。

    毕竟,就甄婉秋牵扯的事情,和二十年前的仙海城案相比,也小不到哪儿去,还是和中云道切身相关的。

    但他却深深地记住了甄婉秋口中的“人脉来源”,红袖书院!

    甭管是红袖书院本身出了问题,还是被其他的势力借了壳子,控制了部分地方书院。原彦央现在对红袖书院里出来的人,都没有任何好感。

    相比之下,他对那唐秋月的感觉都要好一点。

    毕竟,甄婉秋的人脉里面,肯定不包括一个泼妇。

    此时原彦央看着号称是知府夫人的座驾靠近,立刻就精神抖擞的撇了下嘴,“原来知府夫人也会相信小道传言,来这种没证实过的地方。要是这湖水有害,知府夫人一来,却不知道要带动多少无知妇人,前来此地。”

    原彦央又没有降低音量。

    这话自然是让马车中的人听见了。不管是驾车的车夫,还是随侍护卫的那些剑修,闻言都露出了同样的不满之色。

    看起来,那知府夫人倒是颇得人心。

    不过,他们并未就此反驳。

    反而是马车内传出声音,“初为父母,心甚殷切,哪怕是稍有机会,也想抓住。确实是急切了一些。且本人与宴门秋月交好。她殷勤相邀,我便不来,也难以阻止秋月前来。不过,如今看来还是慢了一步,如今,倒是只能希望,这第六湖水,对胎儿有好处了。”

    这声音温婉柔和,一听就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而在说话声中,一个穿着朴素的女子,在侍女的搀扶之下走下了马车。大约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并没有上妆。但眉眼依然秀丽雅致,虽是妇人发髻,却有少女的清丽之感。

    倒并不是暗中看戏的水馨想象的楚楚可怜的姿态。

    反而有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感觉。

    目光也颇为清正。

    不过想想甄婉秋就知道,有些气质是可以伪装的,并不是太靠谱。

    就是她自己,最近都觉醒了演戏天赋的样子。

    新来的这孕妇,兰舟府的知府夫人看来已经有了五六个月的身孕,行动已经不再敏捷。她对中年剑修点了点头,“秋月还不曾起么?”

    中年剑修正要说话。

    营帐中就传来了一个声音,“没,起来了。”

    听到这话,中年剑修明显的愣了一下。

    远一点的云昭和水馨也一样。

    声音还是耳熟的。

    毕竟才过了一个晚上,而前一天傍晚的印象深刻。但现在这个声音,听起来貌似……有点不对?

    恍惚间,唐秋月已经从营帐中走了出来,一边还一脸歉意道,“师兄,也不知怎么,第一次睡得那样沉。恍惚好像听你叫我来着,却一下子醒不过来。”

    他师兄没回答。

    一副张口结舌的模样,显然是已经呆了。

    云昭远远地看着那张气质柔和了好几个度的脸,也没好到哪里去。

    水馨同样目瞪口呆。

    要不是知道这浮月界的天道不允许对神魂动手,她都要觉得这一个晚上过去,唐秋月就被魂穿了!

    当然,云昭和水馨毕竟才在前一天见识过这个唐秋月。

    惊讶是惊讶的,却远不到那中年剑修那仿佛看到天崩地裂的程度。

    唐秋月倒是疑惑的看着中年剑修,仿佛并不理解他为什么一副魂飞天外的模样。但转眼看到知府夫人,就先把前面的疑惑放下了。

    高兴的迎上前去。

    “糜姐姐,你来得真快!我们这边的准备也是不足,没能先给你准备好地方……”

    被抓住手的知府夫人,虽然和唐秋月认识已久。

    但她惊讶的表情,却是维持时间最短的一个人。

    此时也只是淡雅的笑道,“这有什么。我既然来了,自然是准备好了的。”

    “呵呵,不用我们让地方了吗?”云昭的声音忽然冒出来。

    他非但开了声,还跑到了姚清源和原彦央几人的附近,距离唐秋月不过数米之遥。

    唐秋月这才注意到了云昭,“呀”了一声,恳切的道,“不用不用,真是抱歉呢,我昨天也是心急了。”

    云昭的脸僵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被打肿了。

    毕竟是他自己之前说的,唐秋月不可能消了气。

    他疑惑的看了看那个中年剑修,一脸讪讪的客气了两句,就掉头走了。头两步还走得挺慢,然后就越走越快,越走越快。

    走到水馨和陈爽几人身边时,都已经用上了轻功。

    他认真郑重的对着水馨和陈爽小声道,“第六湖的水真有作用——至少对孕妇有作用!”

    水馨点点头。

    她也注意到了那个中年剑修的表现,中年剑修不是第一次见到兰舟府的知府夫人了。他的震惊说明……唐秋月的态度改变,绝非是兰舟府知府夫人的缘故!

    但唐秋月前一天晚上的跋扈显然也不是装的。

    要她是装的……那不是一个影后的问题,而是整个宴门都该说是戏神门派啊!

    一个人为何会在一夜之间性格大变?

    除了天道不允许的“夺舍”,以及唐秋月自己作死吃什么古怪丹药的可能,好像也就只有“第六湖水”这个选项了。

    “不过……”云昭似乎也想到了,一脸认真的分析,“不能排除她昨晚气不过,吃了平心静气的丹药的可能,或者那是因素之一?毕竟,从昨晚来看,我觉得她身上应该常备着那样的药。”

    他还点头加强自己的语气气势。

    “……表兄。”水馨震惊的看着他,“你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娶不到妻子的。”

    “啥?”云昭完全没觉得自己说话刻薄的样子。

    另一边,看着两少妇寒暄的姚清源和原彦央当然也听到了这边的这番讨论。

    事实上,不只是水馨这边。

    也有其他关注着唐秋月的人。数量还不少。

    哪怕没有当事人的印象深刻,多多少少也有些不可置信的感觉。现在那个一看就温柔如水的少妇,和前一天晚上那个一脸戾气破坏了容貌的女子,根本就不像一个人!

    这让两人意识到,他们听到的唐秋月的情报,并没有错误。

    出问题是她这个人。

    那么……是第六湖湖水有改变人性格的能力,还是第六湖湖水起到了改变丹药药性的作用?毕竟,没什么丹药有现在的这种效果。

    “咳。”姚清源赶在两个闺蜜进入营帐之前咳了一声。

    “这位唐小姐……”

    “请称呼我为吴夫人。”唐秋月认真道,

    于是,刚刚有点回魂迹象的中年剑修再次呆若木鸡,魂飞天外。这次,还有好些出来看情况的宴门弟子做同伴。

    “吴夫人。”姚清源从善如流,“本人奉中云道台之命,前来调查第六湖的异常原因。听说吴夫人昨日落入第六湖中,不知是否……有所不适?”

    唐秋月想了想,叹气道,“哎,自从夫君奔赴海疆,我又发现自己身怀有孕,脾气就一下子坏了起来……”

    听见她这么说,不少宴门弟子有志一同的……抽动着眼角眉梢,一副见鬼的表情。

    ——你那脾气是一夜之间坏下来的吗?啊!?

    “现在想想,因为心情不好,脾气不好的缘故,不但让周围的人十分麻烦,自己也休息不好,多半还对我与夫君的孩儿不好。”唐秋月一脸温婉贤良,周围没有任何人,能从她的态度上,看出一丝一毫的作伪痕迹。

    “昨日落水之后,我心中也是烦闷。睡前吃了一颗‘养心丸’。说来也奇怪,往日里的养心丸也没有多少用处,昨日吃了那一颗之后,却是一下子就睡意袭来,等睡了一个好觉醒来,身上的烦躁,就这么消失无踪了。”

    唐秋月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握住了兰舟府知府夫人的手,“糜姐姐,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这第六湖湖水果然是对人有好处的,我已经亲身试验过了!”

    姚清源都露出了几分无语的表情。

    万万没想到,居然这位“吴夫人”居然如此的配合。

    问她一句,她就把所有的东西都说出来了!

    姚清源顿时有些难得的后悔。

    因为,从现在看到的东西来看,在周围明明暗暗关注这里的其他人眼里……唐秋月这话,有着相当的可信度!

    本来就会有人冒险进入第六湖,尝试那湖水的效果。

    有了这么一个“成功的例子”在前,就更别说了。

    姚清源叹口气,对身边领着他们过来的官员道,“我能调动多少中云卫?……不对,不要中云卫。我能调动多少府军?全部调过来,封锁第六湖。”

    确认了这一点之后,姚清源飞身而起。

    凭空飞到了第六湖的中央,使用法术扬声道,“五湖之内,所有儒生听真……”

    &

    听着姚清源召集所有在场的儒生商议第六湖的事情,并且指出,作用不见得一定是好的作用——唐秋月那样的泼妇变成贤妇,她的亲友自然是很高兴很开心。但如果作用仅仅是“改变”,让贤妇变成了泼妇呢?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温泉,那泡了也就泡了。

    可要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温泉,反而应该更加谨慎。

    再来,距离第六湖满水,也有相当的时间。时间还算是宽裕,完全被不用太着急。

    总之,姚清源一番话,算是先将那些能够起到主导作用的儒生安抚下来。

    再加上那么一些恐吓和兵力的封锁,总算是将局面暂时稳定了下来。

    石玉生和王越两人,在走了一圈之后,还是觉得云昭比较适合往来,交谈愉快,加上一路同行的情分,此时也已经回到了云昭等人身边。

    就在和云昭感慨,“看起来倒像是个年轻人……没穿官府也没蓄须,但如此年轻的文胆,竟也没听说过名声?

    水馨在一边听的再次小吃一惊。

    姚清源引来天劫,不等统考自成文胆。放在明国绝对是一件能轰动八方的大事。将姚清源派出来,应该也是没有打压雪藏的意思。但姚清源的名声,居然依然没传出来?

    卧龙山脉的事情太大,遮掩住了么?

    云昭自然也是摇头的,“我也不知。不过……他说得确实有道理。我们也去看看怎么说吧?若按我的意见,倒是不妨找一些将要临盆的鼠兔之类,扔下去看看情况。”

    王越点头赞同。

    石玉生却是骇然,“这个……要是没事,岂不是让人与鼠兔共浴了么?”

    “事先清洁干净好了。”云昭不以为然的道,“这第六湖的湖水从地下渗出,本来就不是什么活水。属兔还能事先洗干净。真要去湖中泡着,谁能保证,旁的人就一定……”

    他做了个“你们自行领悟”的表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