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金殿手机版:第395回 摊上事儿

作者:灵竹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88优德中文官网

我们和全国人民一道翘首以盼。  我特别欣赏这样的财务,站在公司的角度,她不能像其他员工一样抱怨不公,影响员工情绪,仍然做好本职工作;但站在员工的角度,她对自己的现状也不满意,所以对外也需要宣泄。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我的绝色美女房客中华武将召唤系统权路风云修仙高手混花都极品美女爱上我权谋:升迁有道通天仕途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cheridennisonline.com】,精彩优德中文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眼看着亦武心情大好的带着鞋垫离去,海丰恨恨的抽了自个儿一个嘴巴子!怎么就那么嘴欠呢?为何要给他出主意?他不说的话,也许亦武就不会有那份勇气!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活该啊!

    接下来的海丰陷入了无限惆怅之中,本想试探亦武,哪晓得他大方承认,这可如何是好?倘若真被他捷足先登,那他哭都来不及啊!

    隐隐不安的他再也无法平静,决定先到夫人那儿求支招。

    听罢他的讲述后,瑜真笑嗤他活该,“感情这种事,最忌讳拐弯抹角,你还是大男人,有什么想法不能与小阁明言?为何定要一再试探,横生误解?“

    “奴才不敢确定她的心思,又没胆子表明,这才想办法啊旁敲侧击,哪知会闹得无法收场!”自知理亏的海丰后悔不迭,然而此时懊恼也无用,话已说出,亦武又是个实在人,真有可能向主子求娶小阁哎!

    昨晚才帮他在小阁面前说好话,今儿个他又惹了人家,恨铁不成钢的瑜真闷声数落,“那你这会子找我又能如何?”

    明知这要求过分了些,海丰还是想说,”倘若亦武真来向您求情,夫人您能不能拒绝啊!“

    实则拒绝很容易,直接说自己舍不得小阁,不愿放人即可,亦武出了失望之外也不能拿她怎样,但这么一说,海丰必然庆幸,仍不会将此事放在心上,就得让他着急才好!于是她故作为难,

    “亦武为人正直实在,的确是个好归宿,他们同是我的下人,倘若两情相悦,我总不能拦着罢!那样太不禁人情,会被人怨恨的。”

    两情相悦四个字着实伤了海丰的心,试探着问询,”小阁跟您说过什么?难道她真的喜欢亦武?“

    “姑娘家的心事我怎的知晓?最近烦心事一桩接一桩,我还没来得及问她呢!你想知道就自己问罢!”

    大失所望的海丰顿时没了勇气,“还问什么呀!自讨没趣,其实已经很明了,她对亦武那么好,不是喜欢才怪,我还是不要自作多情了!”

    “哎------”这话就怪了,“我都没瞧出来,你是如何瞧出来的?”

    海丰便将鞋垫一事说了出来,羡慕又嫉妒,“只给他做,不给我做,自然是不喜欢我!”

    “做好的鞋垫是为了报答亦武,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且她手中还做着一双,根本就不是亦武那双脚的尺寸!所以最后那句是假的,故意气某人罢!“

    不是亦武的?“那是谁的尺寸?”

    “九寸的,亦武是一尺,那就肯定不是他,至于是谁的,我就不大清楚了!”

    这不就是他的尺寸嘛!海丰闻言,心下暗喜,又不敢明说,生怕是自作多情,只呵呵笑道:“只要不是亦武的就好。”

    这幅态度瑜真实在不能理解,“我真不明白你到底在顾虑什么?平日里你办事都是雷厉风行,指挥旁人更是泰然自若,无所畏惧,怎的一到小阁面前就犯怂?“

    “这个嘛……”海丰实在不好意思说,“奴才的确是有难言之隐,还请夫人您见谅。”

    诚心撮合,他竟还有意隐瞒,顿感不悦的瑜真当即冷脸,“既如此,你也甭再与我打听小阁之事,你与亦武,各凭本事罢!”

    九夫人冷然拂袖进往里屋,留下海丰一人,心又凉半截,不禁开始反思,真的是自己太过分了么?

    当他拿这话去问九爷时,得到的回复是,“挨训了罢?该!居然惹我媳妇儿生气,面壁思过去!”

    “是,”海丰默默行至墙角站着,心里越发委屈,可怜兮兮的低着头,“旁人不清楚,爷您还能不清楚奴才为何不敢说嘛!实在是自卑,怕耽误了她。”

    “可又很喜欢她,之前相处得挺愉快,并未在意,直至出了素梅与亦武之事,你才开始有了危机感?”

    海丰连连附和,“对对,就是这么个意思,我虽然不怎么喜欢亦武罢!可也敬重他的为人,再者又是他先说喜欢小阁,我若再说,岂不是成了与他争抢?那多尴尬呀!”

    原本简简单单的一件事被他这么一搅和,变得格外复杂,“本来你可以先说,你却硬生生让给人家,怨得了谁?”

    一直在被数落的海丰一想到伤心事越发懊丧,“可奴才有顾忌,不敢随意去表明。”

    心知戳中了他的痛处,傅恒再不指责,挥手道:“罢了罢了!随你,你想怎样都可,我不逼你。”

    “关键奴才不晓得该如何是好啊!”刚道罢又被主子的一记瞪眼给吓得生生住了嘴!

    奚落归奚落,自己人还是不忍心不管,思量片刻,傅恒心生一计,招招手让他过来,附耳低语,海丰听着终于展颜,但依旧有后顾之忧,

    “这样合适么?万一……”

    心病他是治不了啊!瞧着桌子盯着他,傅恒一脸无谓,“反正主意我是给你出了,是否照做是你的自由,你要是瞻前顾后,那就等着喝亦武的喜酒,祝他与小阁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罢!”

    那他自是不愿的,但又下不定决心,苦恼至极!烦躁的抬首望苍天,焦虑的设想过很多种可能,最终还是不敢去尝试,只能一个人提着酒壶在房间里买醉,

    本想找他表哥博丰一起,又怕自个儿醉酒后胡说八道被人笑话,干脆独酌。

    正所谓男儿伤心未敢言,猛灌三杯忘尘缘,

    醒梦难辨浮娇容,狠将惆怅溺酒田!

    那一夜究竟喝了多少他也记不得,只知道昏沉醒来时,窗外既白,鸟语清心,翻身时枕边空空无人伴,小阁浅笑嫣然,玛瑙耳坠轻摆的模样再次浮现在脑海之中,那一刻他忽然有种冲动,想去与她表明一切,若然她肯接受,那他便能如愿的与她在一起,再不必担惊受怕,承受相思之苦。

    然而就在他洗漱之后准备去找小阁时,德辉院那边突然派人过来,说是太夫人有事找他对质。

    小厮那凝重的神情令他隐约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估摸着又惹上了什么麻烦,路上一问才知,原是三夫人为着那棵被砍的树而耿耿于怀,找太夫人哭诉呢!

    心神不定的海丰越发焦躁,犹如百爪挠心一般抱怨着,“就这点儿破事儿至于咬着不放嘛!树都砍了,还能如何?给她接回去?”

    “我也是这么想的啊!可是三夫人那古怪脾气愣是不肯罢休,哭闹着要太夫人为她做主。”

    真是事儿多,“这是四夫人的主意,她找人家论理呗!找我作甚?”

    撇撇嘴,小厮摊手道:“还不是因为她听人说,命令是你下的,便一口咬准了你,要求你给个说法。”

    “呵!”海丰不屑冷哼,“斗不过人家,就拿我这个下人开刀,她可真是怂!有种直接找四夫人要交代,我敬她是个角儿!”

    小厮跟在后头嘿嘿笑,“三夫人就是纸老虎,咱们府里哪个夫人都能拿住她,她除了嗓门高,爱惹事之外,真没其他本事!连五夫人都比她多个心眼儿呢!偏她一根筋,总被人利用!”

    仗着有九爷撑腰,海丰也不畏惧,昂首挺胸的去了德辉院,到得堂内,但见三夫人与五夫人皆在,八成又是五夫人怂恿她找事儿,而太夫人正疲惫的闭着眸,额间那满是岁月洗礼的纹路微皱着,神态略显不耐,斜倚在上座,由丫鬟按捏肩膀,听到他的脚步声和请安声,这才缓缓睁眼,坐正了身子。

    海丰只给太夫人请安,其他几位夫人直接无视,反正她们都在找他的麻烦,即使他再怎么客气讨好,只怕她们也不会就此放过他,那也甭屈膝了,只对太夫人恭敬即可。

    纵然没转脸,他的余光也能看到五夫人趁机倾身对身边的三夫人嘀咕着什么,紧跟着轻哼声就从三夫人鼻间溢出,阴阳怪气的挑他毛病,

    “敢情这屋里只有一个主子?你只对太夫人行礼,无视我们?”

    “三夫人误会了,奴才只是在忧虑,不知自个儿犯了什么事儿,胆战心惊,不敢多言,准备聆听太夫人的教诲呢!”

    微躬身,故作惶恐的模样恰到好处,正在此时,四夫人也闻讯到场,各自请安之后未落座,还是太夫人发了话,她才在三夫人对面坐下。

    海丰心道:表面上恭敬谨慎之人,内里可不定那么温顺,长着修长而锋利的獠牙也未可知。

    落座后,太夫人问起砍树一事,琏真颔首回道:“当时儿媳并不晓得那棵树是为明福而栽,才下令砍伐,后来三嫂阻挠,我也就没再坚持,打算再寻待客之所。”

    听罢琏真之言,太夫人望向章佳氏,三夫人无奈点头,“琏真的确收手了,可这个海丰居然胆大包天,又命令下人再去砍树,下人们迫于他的银威,便真的将树砍拔!那可是关系着明福的运势啊!被人这么一砍,明福立马就病了,昨儿个高烧,今天还躺在床上呢!”

    说着还声泪俱下,海丰不禁唏嘘,说谎也不走点儿心,不拆台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可据奴才所知,昨夜明福少爷还去了望月楼吟诗作对呢!何时病的那么严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 免费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