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官网 首页:第五十七章等待冥皇

作者:猫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w88优德中文官网

高考不过是人生的一段小插曲,如果你是金子,它便决定了你在哪座象牙塔发光。预计最终结果,男女比例会更悬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元尊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大主宰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cheridennisonline.com】,精彩优德中文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朝歌城里的所有人都在撤离,皇城却保持着安静。

    皇城里的人没有离开自然有其原因,精神上的以及道理上的。

    当然也是因为皇城有七大宗派联手布置的大阵,便是通天一击也能抵御。

    知道这些不代表便能消除所有恐惧。又一次地震来临,宫殿梁柱吱吱作响,烟尘微作,皇宫里响起无数声宫女的尖叫,直到行走在各殿之间的太监们厉声呵斥,才渐渐平息下去。

    神卫军站在皇城上,手里拿着神弩,警惕地注视着四周的动静,根本没有理会身后发生的事情。

    没有了声音的皇宫,安静的就像座坟墓,令人心悸。

    胡贵妃站在殿前,看着天空里的云气变化,脸上露出一抹惧意。

    她不知道朝歌城发生了什么,但皇城阵法启动,那必然是出了大事。

    不远处传来顾清的声音:“殿下请继续。”

    胡贵妃转身望去,只见自己的儿子在窗边蹲好箭步,准备出拳,不由好生吃惊。

    她走到顾清身边,低声说道:“顾先生,今日……要不要暂缓?”

    “踏上修行路,最关键的环节便是固守道心,便是皇城崩于眼前,也要做到面不改色,心旗不摇。”

    顾清的声音很平静,就像是神末峰里的泉水。

    胡贵妃很是佩服,心想不愧是青山仙师,明知朝歌城里有大事发生,居然还如此冷静。

    她哪里知道,顾清神情如常,实则紧张到了极点,若不是背在身后的双手用力握着,只怕会颤抖起来。

    朝歌城忽然地动,皇城启动大阵,天空里气息大乱……他隐约猜到应该与很久不见的师父有关,如何能不担心?

    为了掩饰心情,顾清更加专注地指点景尧皇子修练。

    胡贵妃在旁看着,心里的不安却是越来越重。

    有太监低声禀报,她知道皇宫外正在疏散民众,再也无法忍住,匆匆出殿而去。

    所有太监宫女都被要求留在各自殿里,不得擅自外出,皇宫里显得格外幽静。

    没用多长时间,她来到皇宫正殿,对着那道明黄的身影款款拜倒,说道:“陛下……”

    “朕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用担心,没有什么大事,如果真有事,朕便更加不能离开。”

    神皇从她身边走过,来到殿前望向远方那轮刚刚升起的朝阳。

    晨光落在他清美的脸上,双瞳散发异采,皇气浩荡,亦如初升朝阳。

    看着神皇的背影,胡贵妃眼里的倾慕仿佛要溢了出来。

    她没有再说什么,走到神皇身边安静站着,乖巧极了。

    神皇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胡贵妃嘻嘻笑出声来,用头蹭了蹭神皇的掌心,可爱极了。

    忽然地面再次传来震动,大殿深处发出嘎吱的响声。

    有阵法保护还如此,可以想见皇宫外的震动该是何等样惊人。

    胡贵妃面色微白,下意识里伸手抓住神皇的衣袖。

    神皇宠爱地看了她一眼,神念微动,一样事物从袖子里滚了出来,落在胡贵妃的手里。

    那样事物很圆,看着就像是个蛋,外壳却散发着玉般的光泽,看着极为美丽而且神异。

    胡贵妃吃惊说道:“这是何物?”

    神皇说道:“这是朱雀的玉卵。”

    胡贵妃很是吃惊。

    朱雀是一种神鸟,与中州派苍龙、麒麟以及青山宗的元龟一样,都是最古老、最高阶的生命。

    朝天大陆最后一只朱雀鸟在万年前死于天火,谁能想到它居然留下来了一颗卵。

    想着卵里可能有只小朱雀,胡贵妃紧张至极,手掌微微颤抖,连声说道:“你给我做什么,快收回去。”

    情急之下,她竟是连陛下也没有喊,而是如夜里那般你你我我起来。

    神皇开怀大笑,说道:“你替朕暖着它,看看何时能让它出来。”

    胡贵妃稍平静了些,嗔道:“我是狐狸,哪里会抱窝。”

    ……

    ……

    镇魔狱第二层,夜色深沉如墨,难以视物,但对某些存在来说,这里与白昼并无分别。

    苍龙神魂化作的老者,悬浮在天空里,衣衫微飘。

    他看着躺在地面的井九,眼里流露出残忍与得意的神情,说道:“终于抓住你这只蚊子了……”

    凭着幽冥剑仙,井九时隐时现,行踪难测,每次出现便会用铁剑损坏镇魔狱一处,也就是伤苍龙一记。

    这与蚊子的风格真的很像。

    除了残忍与得意,老者的眼神里还有贪婪与怨毒两种情绪。

    贪婪是因为他想着立刻能够把井九吃掉,怨毒则是因为……他这时候真的很难受。

    镇魔狱里到处都是井九用铁剑斩出的缺口,也就等于是伤口。

    虽然与苍龙恐怖的身躯相比,这些伤口细微的不值一提,铁剑上的毒就算侵噬千年也毒不死他。

    但那些伤口被潭水腐蚀的很痛,而且奇痒无比。

    现在的他就像是只被树枝划破无数裂口的大象,而那些蚂蚁正在向那些裂口里钻去。

    当然井九的情况也很糟糕,比老者还要惨很多。

    被无数道雷电劈中的他,不知道流了多少血,身体已经尽数焦黑,上面还残留着明亮的电丝,生机将绝。

    老者落到井九身前,看着他的惨状,痛快至极,喝道:“吾乃龙神,一朝动怒……”

    他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

    痛快这种事情,经常来自敌人的痛苦。

    老者感觉不到井九的痛苦,于是他的痛快里的快字很快便消失,只剩下痛隐隐发作。

    井九看着确实很惨,比失败的雷魂木还要惨,就像是村子里被雨打湿的柴,在灶洞里被阴烧了两天一夜。

    但他的眼神还是那样平静。

    哪怕因为生机流失的缘故稍显暗淡,依然平静如湖。

    他的情绪还是那样淡然。

    他明明躺在地上,却像是居高临下看着老者。

    哪怕是在乞食,依然是贵公子。

    只要还能睁着眼,眼里便没有你。

    大概便是这种感觉。

    看着这样的井九,老者莫名地愤怒起来,厉声喝道:“你求我啊!求我给你个痛快!”

    井九说道:“难道到现在你还没看出来我求的不是痛快,是时间?”

    如果他要求痛快,便不会选择用幽冥仙剑与苍龙周旋追杀,承受如此多的痛苦.

    他会直接选择更冒险更激进的手段,以求脱困。

    所以他一直是在拖时间,等待着那些事情的发生,那个人的出现。

    老者嘲弄说道:“镇魔狱震动,大陆强者都会赶来朝歌城,就算你等到帮手出现,也必死无疑。”

    井九说道:“如果你知道我等的是谁,也许会改变想法。”

    听到这句话,老者神情骤变,霍然转身望向夜色最深的地方。

    那里是镇魔狱的下层,是他自己也无法感知的所在。

    冥皇就在那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